麻豆传媒操你啦影院

   东山上。

   阴阳线切割天地。

   山南艳阳在缓缓高升,一片鸟语花香的景象;山北却星辰闪动,一片阴冷漆黑笼罩大地。

   封青岩伫立在山巅,脚下恰好踏着阴阳线。

   此刻时间似化为淡淡的水状般,正在他脚边汩汩淌流而过,瞬息便流过千百年般。

   虽然天空上风云涌动,山巅亦有大风刮过。

   但封青岩连衣裳亦不动。

   犹如静止般。

   这时,东山上众人瞪目结舌,呆呆看着阴阳两片天,心底震惊之时又疑惑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但亦有不少人惊喜万分,眼中浮现激动之色。

   封圣不愧是封圣!

   吃橘子的少女

   一来东山,便凭自身之势,打破了东山的平静,掀起了沉寂多年的异象。

   “这、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阴阳两片天吧?”

   一名中年文人似乎想什么,不由带着无法压制的激动道。此时,他越来便越激动,连身子亦微微颤动起来,压低着声音说:“不错,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两片天,不会错的……”

   “阴阳两片天?”

   “这阴阳两片天是怎么回事?”

   中年文人的身边有不少文人学子,此时闻言皆十分好奇起来,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阴阳两片天。

   “阴阳两片天,生死一条线。”

   在中年文人正要回答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众人诧异中便举目张望,看到一身金边黑袍的中年人从云海中走来,身后跟着一名风姿绰约的女子。

   正是东君与神府宗伯妃白。

   这时东君伫立在云海中,看着脚踏阴阳线的封青岩,心中惊叹不已。

   不过是一个时日而已,封圣居然脚踏阴阳线了。

   他是如何做到的?

   东君在惊叹之时,亦有些想不明,便仔细观察起来。

   他知道封圣必能进入秘境,毕竟以封圣之才,若是无法进入秘境,整个天下怕是无人能进了。

   但是。

   在他之前的猜测中,封圣只是进入秘境,亦需要日的时间。

   谁想到。

   仅仅第二日,封圣便脚踏阴阳线了。

   脚踏阴阳线和进入秘境是两回事,不可混为一谈,两者没有可比性。据他所知,一般需要天地帝者或是诸圣,方有资格脚踏阴阳线,圣境以下是没有资格的。

   而且。

   自诸圣归隐后,便再没有人能够脚踏阴阳线。

   其实,他还隐隐知道,即使是圣人,亦不一定人人都能够脚踏阴阳线……

   但是现在。

   封圣却脚踏阴阳线,打开了东山秘境的大门。

   也就是说。

   封圣做到了,圣人方能够做到的事情。

   所以,在他觉察到东山天地的变化时,便忍不住从神境走出来,当看到阴阳两片天时,心中更是暗暗吃惊不已。

   虽然他为东山之神,却无法掌控东山秘境。

   只能随时出入。

   “拜见东君。”

   众文人纷纷行礼。

   东君点点头,扫视众人一眼,便道:“封圣正在打开秘境之门,待封圣打开后,汝等便立时进入,莫要迟疑,亦莫要辜负了封圣的一番好意。”

   “秘境?”

   “什么秘境?”

   东山上,几乎所有的文人学子,都是一脸疑惑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秘境。

   东山何来秘境了?

   东山的秘境,不是东山神境吗?

   只有极少数人,才听说过东山秘境,但只要听说过东山秘境,便基本知道东山秘境,是什么样子的存在。

   这让知道的人心头震撼不已。

   东山秘境对于绝大多数世人来说,是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而对极少数人来说,它的确存在,他们或许亦隐隐感受到,但是依然进秘境无门……

   现在封圣正在打开秘境之门?

   这便等于说。

   东山秘境对于世人来说,不再是不存在,更不是进秘境无门……

   这时东君没有解释,只是对妃白道:“待封圣打开后便去吧,此是十分难得的机会。这条阴阳线在诸圣归隐后,就只有封圣一人能够踏住了。”

   “封圣真是令人惊叹不已啊。”

   妃白感叹道。

   一双如秋水般的眸子,落在封青岩身上,满是赞叹之色。此时她点点头,便朝封青岩附近的阴阳线走去,准备在封圣打开秘境时,便第一时间踏入阴阳线中。

   这时有知道东山秘境的文人,大概解释了一下何是东山秘境,令不少文人学子惊愕不已。

   “东山还存在如此神秘之地?”

   “难道秘境与帝座有关?”

   众人纷纷询问。

   此刻亦有不少文人,迫不及待来到封圣周遭,皆是一副激动的样子。毕竟进入秘境,对他们来说乃是莫大的机缘,基本是进入秘境无空手而归……

   “如何进入秘境?”

   “传言东山现阴阳两片天时,便会诞生生死一条线,只要踏住那条阴阳线,便能够进入秘境……”

   在越来越多人走到阴阳线附近时,亦有不少文人学子在飞鸟传书,把封圣正在打开秘境的消息传回去。

   而在此时。

   鲁国的书院收回消息时,立即震动起来。

   一个个教谕,乃至是大儒级别的存在,皆是匆匆朝东山飞掠而来,速度快到让人惊讶。

   在儒教圣地的二十七书山上,迅速走下一名名博士。

   “封圣打开东山秘境了。”

   “封圣打开东山秘境了。”

   不少老博士激动喃着,恨不得一步就能够跨上东山。

   原先便知道封圣登东山的文人,此刻听到封圣竟然脚踏阴阳线,正在打开东山秘境,皆是震撼不已。

   无一不是疯狂赶来。

   即使是儒教教主,在收到消息后,亦朝东山赶来了。

   而封圣脚踏阴阳线,正打开东山秘境的消息,亦在天下疯狂传播赶来,不少教派闻言就匆匆朝东山赶来。

   此时天下的目光,皆聚焦在东山上。

   在儒教大儒、大贤,乃至是教主赶到东山时,其他教派的大贤正在路上……

   “阴阳两片天,生死一条线!”

   当儒教的大儒、大贤,登上东山时,果然看到传说中的异象,他们在消息传出去后,不到半刻便已经赶到了。

   幸好还没有错过,要不然会后悔终生。

   而且此时。

   东山南北还有无数文人学子赶来,恨不得多生了两条腿。

   毕竟时间不等人。

   谁愿错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