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

安静揉着几乎被摔断的椎骨的屁股,惊恐的目光望向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男人。

那如施瓦辛格般壮硕的身体,像是一座移动的大山。

他整个人覆过来的时候,她的视线竟然看不到其它,只能看到他那垒实的肌肉一块接一块的凸起,简直骇人的紧。

“,刚刚听到了什么?”薛浪死死的盯着安静,从她紧张的眼神里,便能窥测得出,她听了不少。

安静竖起右掌,硬着头皮发誓道:“我,我什么都没听到……真的……我向保证……不,我向发誓,我只是恰巧路过而已,说谎话的被天打雷劈!”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粗犷野性的男人究竟是谁,但是能进入到今天这个场合的,肯定非富即贵。

再瞧他虽然穿着一身痞子般的休闲装,但是眼毒的她一眼便能看出,他身上随便一件衣服都价值不菲。

这个男人肯定身份不低,不是她这种普通人能得罪起的。

她必须要小心谨慎的应付。

否则,人家随便捏死自己,很可能会像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

安静勇敢的和薛浪的双眸对视,神色可怜兮兮。

长发气质美女独自享受下午休闲时光

她知道自己最擅长的是扮柔弱,装乖巧,向来很会利用自己的资本,在公司的时候用这招笼络了不少男人的心,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围着自己打转。

眼前这个男人,安静虽然不认识,但是她却莫名的觉得有一股眼熟之感。

而她当然也能清楚的看到,他眸子里的不怀好意和淫邪。

安静害怕,无助,本能的想逃离这里,但是整个人却又像是被万能胶给黏到了地板上,在他的威压下竟然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薛浪这样贼精的男人,万花丛中过,又深谙人的心理,知道这个女人肯定听到了什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像是揪住小鸡仔一样,将安静从地上提起。

安静纤细的身体在他的铁臂下瑟瑟发抖,她用力的挣扎着,想钻过他的臂弯逃出去。

可是下一刻,她的头发就被薛浪撕拽到手里,头皮几乎要被撕裂。

那种痛楚让她的眼泪都飚了出来:“我……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没听到……这位大哥,求求放了我吧……”

薛浪强行拽着安静的头发,让她的脸孔面对着自己:“,叫什么名字?”

“安,安静……”

安静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她乌黑的眼珠此时含着泪珠,红唇由于惊惶而委屈的半咬着,身体也因紧张而此起彼伏着,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薛浪的某个地方当即起来,玩心肆起,对着她的唇,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不,不要……”安静疼的忍不住出声。

那似痛苦似娇的声音,却更加惹了薛浪,让他开始撕她的礼服。

安静挣扎和反抗的力气不算小,但在薛浪的面前无疑是以卵击石。

情急之下,她惊慌失措的说出口:“放开我,我,我是薛文的女人!敢对我怎么样,薛文哥哥是不会放过的……”

“哦?我二哥的女人?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薛浪不轨的行为,微微停顿了一下。

薛文是这个男人的二哥?

难道,难道他是那个连薛老爷子提起来,都为之头疼的向来放浪形骸的薛三少?

安静惊愕的望着他,眸光闪烁:“对,我是薛文哥哥的女朋友,我们在一起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他说过段时间就要带我回薛家,不信的话,可以向二哥求证。”

薛浪邪佞的目光,盯着安静闪烁的眼睛,轻易判断出了她在撒谎。

他阴森森的笑道:“是我二哥的女人又怎样?以为以我们薛家的门槛,会让这种女人踏进来?不过是一个下贱的玩物罢了,还妄想让我二哥带进门?今天老子就好好教教,我们薛家的规矩!”

他将她压在墙壁上,那长满粗茧的手,娴熟的进了安静的衣服里。

情场老手的他,高超的技术几下便逗的她娇息吁吁。

安静整个人像是一滩水,瘫软到薛浪的怀里。

她并非不知人事的清纯少女,事实上在遇到薛文之前,她也很爱玩,经常隔三差五的换男朋友,私生活不是一般的精彩。

遇到薛文后,她想攀附豪门,怕被他查出曾经不堪的经历,她便断了曾经的一切,逼迫自己做一个保守又矜持的女孩子。

天知道,这两年多的苦逼保守生涯,简直逼的她要发疯了!

现在薛浪的动作,将她心底最深的感觉引了起来,一双双腿,不自觉的,竟然缠住了他的腰,躬着身子,想向他所求更多!

薛浪轻蔑睨着如此的安静,在她情动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个女人的贪心。

他瞬间便觉得有些无趣,将安静像丢垃圾一样扔到了地上,吐出两个羞辱的词:“便宜货!”

薛浪的话像是一盆冷水,将安静滚烫的心火浇熄的一干二净。

她难堪的别看脸,不想看他轻蔑,鄙夷的眼神,觉得无地自容极了,暗暗唾弃自己,刚刚怎么就没有忍住呢?

薛浪邪恶的挑唇,突然对她说了一句莫名的话:“想不想进入薛家?”

安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什么?”

她都这样了,刚刚在他面前原形毕露,即便她想进入薛家,这个男人肯定也会拼命阻拦,可现在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薛浪突然舔舔唇,俯身在她耳畔说了几句什么,对她抛出一根诱惑橄榄枝:“帮我做一件事,我就成全想进入薛家的愿望!”

……

宴会大厅。

安静望着一直挽着慕少凌手臂的阮白,她清丽脱俗,气质高雅,穿着打扮非常的贵气,却没有一点庸俗感,看起来青春蓬勃,又落落大方。

即便她身后是满场的名媛淑女,但的目光第一时间,还是会落到她的身上。

尤其,慕少凌对她那番万般宠爱的样子,她心里一下子很不是滋味,咬着牙向阮白走过去,向她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