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狗道人为人阴险,表面对季辽恭恭敬敬,暗地里其实一直揣测着季辽的身份。

这野狗道人虽说帮过季辽,不过修仙界残酷,一时心软便是粉身碎骨,季辽早已看穿了这一点,故而季辽留不得野狗道人继续活在世上,这便是生存之道,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法则,怪不得任何人。

季辽撑着遮星伞向着魂风谷的山门凌空而行,刚刚飞遁了没多久,就见那山脉的尽头飞出两道长虹,向着他这里激射了过来。

季辽脚步一顿,悬停在了半空。

不多时,那两道遁光到了季辽近前,光芒一敛,现出一男一女。

这二人年龄相仿,都在二十余岁的模样,他们穿着统一的褐色道袍,境界均在炼神初期左右。

那男子长相俊秀,女子则是恬淡秀美,站于一起就好像年画里的童男童女一般。

二人方一落下立即散开神识,向着季辽身上扫了过去,当感觉到季辽丝毫没有气息波动溢出时,他们二人明显一愣。

对视一眼,那男子对着女子使了个眼色。

女子会意点了点头,看向季辽一拱手,“魂风谷周晓,见过道友。”

季辽轻轻一笑,回了一礼,“甄龙。”

那男子见季辽反映眼眸一晃,微一思量,同样一拱手,简略的说道,“沈玉箫。”

粉色可爱少女粉嫩人体泳池清新甜美写真

“不知甄道友从何而来,来我魂风谷何事?”沈玉箫话刚说完,周晓便当即开口问道。

季辽预料到他来这里会被守山之人询问,便早已想好了说词。

“在下不过是下界飞升的散修,来贵宗门为了寻一位先我一步飞升的故人。”

“嗯?飞升修士?”沈玉箫听了季辽是飞升的修士,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讶异。

碎片界资源极少,修士想要修至炼神境界飞升尘埃星,无一不是经过了不知多少年的腥风血雨,故而在尘埃星中飞升修士生性凶厉,且心机极深,又极难拉拢,在尘埃星里,同阶修士若是一旦招惹了他们这种飞升修士,那便无疑是惹了一个大麻烦上身,这是尘埃星所有修士尽人皆知的事。

所以,一般的尘埃星修士,对季辽这种飞升修士都是敬而远之,哪怕是对方露出善意,尘埃星修士也大多不会信以为真。

“嗯!在五百年前刚刚飞升。”季辽笑着点了点头。

“道友的那位故人如今在我们魂风谷?”沈玉箫问道。

“他应是在一千五百年前飞升的修士,名为甄撼天。”季辽回道。

“甄撼天?”沈玉箫听了这个名字又是皱了皱眉,显然对不怎么熟的样子。

“嘶…甄撼天!”一旁的周晓也是重复了一句,微一思量眼睛一亮,“哦,我想起来了,千年之前老祖曾收了一个飞升修士为坐下弟子,现今应是外门的一个执事,我记得那人好像就姓甄!”

经周晓一提醒,沈玉箫随之恍然,也想了起来,“哦对,老祖的那个弟子我也有所耳闻,只不过守山数千年还并没去过外门。”

“外门执事?”季辽心里轻语。

宗门之中,外门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宗门弟子,充其量就是为宗门累积弟子的一个考核关卡,只有表现突出者才有可能从外门晋升内门,只有进入内门,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拜入了一个宗门。

在此期间,外门弟子得到的修炼资源极少,修炼的功法也仅是一些没人要的低阶功法而已,同时地位低下,哪怕是遇到了相比自己境界低的内门弟子也得低声下气,忍气吞声,故而外门弟子的生活一般都极为凄惨。

外门弟子的生活如此,那么外门弟子的执事自然也好不到哪去,虽是执事,但与一些内门的执事长老相比,这地位就低了不少。

这甄撼天到了尘埃星经历了什么季辽不知道,但甄撼天在凡云大陆可是雪妖七王之一,腾蛇族的王,是个脾气火爆说一不二的主,这怎么能忍受遭人白眼的这个差事,反差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而令季辽更为诧异的是,甄撼天竟拜了魂风谷老祖为师,有了这个身份还仅是做了一个外门执事,这可就让季辽更加疑惑了。

沈玉箫和周晓又是对视了一眼,而后说道,“道友见谅,前些年我们魂风谷已然封山,还请容我回去通知一声甄撼天,让他出来见你。”

“多谢!”季辽也不多说,一拱手说道。

沈玉箫微微颔首,而后回身对着周晓说道,“师妹我先去了。”

“嗯!去吧。”周晓应了一声。

沈玉箫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魂风谷的山门之中飞了过去,眨眼便是没了踪影。

虚空之中仅剩了季辽和周晓二人,周晓一双眸子在季辽身上来回扫量了一会儿,淡淡一笑,“不知道友是如何得知甄兄在我们魂风谷的。”

“呵呵呵,与他一同飞升的还有几个同道,我是先寻了他们才得知此事,所以便想着来看看故人。”季辽笑着回道。

“原来如此。”周晓显然是只知甄撼天这个人,对其到底有何根由并不清楚,季辽这么一说便蒙混了过去,一双眸子急溜溜一转,随后再问,“方才这里好像有气息波动,不知道友有没有察觉到?”

季辽眼眉一动,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着回到,“方才好像是两个等阶不低的妖兽斗法,眼下已经走远了,我并没敢靠的太近啊。”

“哈,那道友可要小心了,尘埃星妖兽遍地,时常有修士被妖兽袭击的事情发生。”

“多谢道友提醒。”季辽说道。

二人在虚空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其间多是周晓这个女子发问季辽回答,而所问的问题五花八门,就好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在问大人一般。

只是这种小心思哪能瞒过季辽,无非是周晓仗着自己是女子之身,故意露出好奇之态在试探季辽罢了。

“看来这个魂风谷是遇到了什么事了啊,不然一个守山弟子不会这么谨慎的。”季辽心地嘀咕了一声。

小半个时辰之后,在魂风谷的山门之中飞出两道长虹,向着季辽这里飞射而来,不多时便到了季辽近前,一闪之下落了下来,现出两个男子的身影,正是此前回去找人的沈玉箫,以及季辽多年不见的老丈人甄撼天。

此时甄撼天身上穿着一身青灰道袍,脸上的神彩与之以往一般无二,只不过那张扬霸道的气息内敛了许多,同时季辽还感应到甄撼天此时已然达到炼神后期的境界,隐约间这气息已经开始波动,显然是将要突破的征兆。

见到此幕季辽心里一松。

在尘埃星飞升之前,甄撼天还是炼神中期的境界,仅是一千五百多年而已,这已经把境界提升至了如今的地步,如此来看,这个魂风谷的祖师对甄撼天还是颇为在意的。

季辽认得甄撼天,可甄撼天不认的季辽啊。

却见他一双竖瞳在季辽身上来回打量,散开神识在季辽身上一扫而过,脸上更加疑惑了起来。

“喂,你…”

“甄兄好久不见啊。”甄撼天刚要说话,季辽立即出口打断着说道。

“呃…我们…”甄撼天迟疑了一声。

“呵呵呵,前段时间遇到了弥罗上人,他告诉我你在这里,我便想着来这里看看,想不到千年的时间而已,甄兄的境界已然提升至了如今的地步了啊。”

“嗯?弥罗?”甄撼天狐疑了一声。

一旁的沈玉箫和周晓看着季辽和甄撼天二人,见甄撼天仍是一副迷惑之色,他们二人脸色也不禁有了几分变化。

“甄前辈,莫非这人你不认识?”沈玉箫问道。

甄撼天闻言一双眸子晃动了两下,看着眼前的这个魔族小子,略一犹豫,“认得,此乃我下界好友。”

得了这个答复,沈玉箫和周晓明显的神色一松,笑道,“既然如此,我和周师妹便不在此打扰你们了。”

“嗯!”甄撼天点了点头。

“请!”季辽一拱手。

沈玉箫和周晓回了一礼,身形一动,划破长空向着来时之地飞了回去。

待他们二人走远,甄撼天这才回过身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季辽,“你特么的是谁啊?”

季辽闻言嘴角一翘,心想这甄撼天虽说张扬之色收敛了一些,但这说话的语气还是一点也没变啊。

“附近有座城池,你我到了那里再说吧。”说完,季辽也不等甄撼天再说什么,身形一转,撑着纸伞向着天边迈步而走。

“啧…”甄撼天砸了咂嘴,在季辽的背影停留了片刻,便负手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