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

张超凡一记迅猛的上勾拳砸向宁小凡的下巴,眼神狠辣阴毒。

巨龙武馆则是被杨焕带起气氛,哄笑一片。

然而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一幕诞生了。

只见宁小凡脸上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在原地等了一两秒,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便抬起了腿。

嘭!

一声熟悉的闷响,宁小凡的鞋底板结结实实印在了张超凡的胸膛上。

这不可能!

张超凡脑子里只来得及闪过这四个字,一股难以抵御的巨力袭来,他整个人轰然倒飞了出去,像一只漏了风的破麻袋,在空气里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直接砸进了观众席里。

哗!!

场内,一股轩然大波被掀了起来,所有观众和参赛选手都是站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这稀奇的一幕。

但随后他们惊恐的发现,战台到观众席,可是足足隔了十八米的距离!

托腮彩虹少女青春甜美活力无限照

这也就是说,宁小凡一脚将个大活人踹飞十八米!?

我尼玛,这特么还是人啊!!

“哎呀,糟了,不会给他弄死了吧?”

宁小凡心中一惊,他暂时可还不想惹上人命官司啊。

下了场,跑过去一看,张超凡正被担架抬走,口鼻不断往外涌着血沫子,浑身抽搐,胸口明显有凹陷下去的痕迹……医疗人员无不用一种惊恐的眼神望着他。

幸好,他没挂掉。

“我真不是故意的。”

宁小凡苍白无力地解释道:“我以为练泰拳的比较抗打,现在看来,我的错咯。”

诧然间,整个健行体育馆像是被扔进一颗重磅炸弹!

“哇擦!一脚踹飞十八米!这……啥玩意儿啊!?”

“我特么总算知道了!这个宁小凡一直在扮猪吃虎,明明这么牛逼,却一直隐藏得这么深,靠!太卑鄙了!”

“我的天啊,我刚刚看张超凡被抬出去的时候,眼白都翻出来了,这起码要在病床上躺三五个月吧?”

一个个刚才还放肆嘲笑的家伙,此时都像是吃了三斤热翔,脸色铁青一片,面面相觑。

主席台上,陈玄极、萧傅和萧允儿都傻了。

萧允儿偏过脑袋,语气惊愕,道:“陈爷爷,不说……宁小凡输定了么?”

陈玄极此时的表情十分滑稽,双手撑着椅子扶手,两只眼睛瞪得滚圆,屁股都没沾凳子,仿佛大白天见了鬼一般。

旁边的霍战国也好不到哪去,两条浓眉,一高一低,只有林悬稍稍好点。

许久之后,陈玄极才缓过神来,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粗重地喘息。

“没想到啊……我竟然看走眼了!”

“陈爷爷?”

陈玄极自嘲一笑,和霍战国、林悬互视一眼,三人眼底无不带着惊喜,似乎发现了一块上好的璞玉。

“他娘的!这小子哪是什么废物,他的腿功,不知道有多深呢!我们全被他给耍了!”

霍战国气得吹胡子瞪眼,萧允儿也是一脸错愕。

……

极限武馆驻地。

“陈师兄,这……”

陈琅川一摆手,将心境平复下来。

随后,极限武馆的教练走了过来,是一个年逾半百的老者,名叫王旭,乃是华夏知名的散打高手!

陈琅川满眼阴沉,充满了惊喜和阴毒,缓缓笑道:“真是没想到,振堂武馆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宁小凡……哼,有趣极了……”

王旭深深望了一眼场中,负手问道:“琅川,如果让对阵那个张超凡,能一脚将他踢飞十八米吗?”

陈琅川坐在椅子上,沉寂了一会儿,咬牙道:“做不到。”

旋即,他冷冽一笑,“不过,他不会有机会踢中我的……哼,他不过腿上功夫厉害点,能有我快吗?”

“嗯。”

看到陈琅川还是信心十足,王旭点了点头。

再看振堂和巨龙那边,完全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一边欢呼雀跃,一边却是死气沉沉。

杨焕简直就要哭了,他心目中的高手张师兄,才过了一招,连宁小凡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这么半死不活地抬了出去。

秦野也是死死咬牙,用一种恼火万分的狠毒目光望向宁小凡。

“小凡!干得好的!干得漂——亮!!!”

王茂撤开嗓门,恨不得让全世界都听到他的声音,这样嘲讽起来,才特么带劲啊。

宁小凡笑了笑,直到此刻,耳边那嘲弄声和讥笑声才完完全全消失了。

随后,他接连上场五次,无论对手是谁,一律一脚踢飞,根本不给对方出第二招的机会!

因此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一脚超人!

“我要不要去剃个光头?模仿一下琦玉老师?”宁小凡想着。

一天的战况很快结束,振堂武馆有两尊大神雄起,即使王茂和叶子等人都输了不少场,分数依旧排在第五位!

不得不说,首日如此骄人的成绩,完全就是靠宁小凡和段宏兴的功劳!他们一局未败!

然而不同的是,段宏兴碰到几个高手还是苦战了一番,宁小凡这个家伙,整个一变态!

无论对方是谁,是哪个哪个武馆的大师兄,二师兄,大师姐,一律不管,通通一脚!

看到最后,观众几乎都麻木了……

“为了庆祝咱们振堂武馆崛起,今晚上在龙景轩吃饭!我请客!”

比赛结束后,汪振堂对着学员们激动说道。

“馆长万岁!!”

“小凡万岁!!”

“大师兄万岁!!”

出去的时候,十人走走笑笑,宁小凡把王茂赶走,一个人都到了汪婷婷的身边。

“师姐,看我表现的这么好,不奖励我一下?”宁小凡冲她挑了挑眉。

汪婷婷美眸微眨,“想要什么奖励啊?”

“先亲我一下呗?”

宁小凡露齿一笑,表情要多贱就有多贱。

汪婷婷俏脸升上一朵红晕,“回去再说。”

“不,回去多没意思,就在这儿吧。”

宁小凡干脆赖在原地不走了,汪振堂回过头,看见汪婷婷扯着的袖子,他会心一笑,带着众人先走了。

“哎呀,好啦好啦!”

汪婷婷执拗不过,只好答应。

她飞速看了看周侧后,踮起脚尖,在宁小凡脸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羞红着脸蛋,飞快逃离。

“啊喂,师姐,这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宁小凡大步追了上去。

这甜蜜一幕,被刚刚走出大门的陈琅川看个正着,差点气得吐血。

“宁小凡,…给…我…等…着……”他紧攥双拳,浑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