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忙完这段时间,是有必要开始了解一下医学上面的事情了。

   毕竟以后,他要跟念穆有更多能聊天的话题。

   念穆坐在沙发上,继续翻译着文件,无论用哪个坐姿,她腰间的伤口还是疼痛。

   看来,要找个机会回去别墅一趟。

   她心里默默想着,等着找机会,一直等着,等到了晚上,机会才来到。

   保姆送饭过来的时候,三个孩子也跟着过来了。

   看见念穆在照顾他们的父亲,而不是不告而别,他们才真的相信,松了一口气。

   跟念穆打了招呼后,三个孩子齐刷刷地围着慕少凌的病床,看着坐在那里的男人。

   淘淘率先开口,“爸爸,你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慕少凌看着儿子,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车祸。”

   “爸爸,为什么会发生车祸啊?”淘淘继续问道。

   慕少凌沉默了,他总不能说自己喝了酒,看见别人的车辆行驶过来,躲避不及时吧?

   青春的记忆

   这样多丢脸……

   毕竟是酒精麻醉了神经,让他的反应不如以往,要是换做清醒的时候,他定然能躲过那些摩托车。

   淘淘见他不回答,发挥十万个为什么的精神,继续问道:“爸爸,为什么呀?”

   慕少凌依旧没有说话,好似没有听到儿子说的话一样。

   湛湛看见这个情景,便忍不住开口道:“裴叔叔不是说了吗?爸爸喝酒太多,酒精影响了神经反射的速度,所以被摩托车给撞了,脑袋碰到地上,腿也摔了。”

   湛湛说的话,完美的还原了当时的情景跟他的状态。

   慕少凌彻底黑了脸,被孩子们得知这些,还是有些丢脸的。

   淘淘点了点头,用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慕少凌打着石膏的腿,“爸爸,疼吗?”

   “不疼。”慕少凌黑着脸回答,他要是能够走路,现在估计已经去找司曜麻烦。

   他就是故意的,跟孩子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他在孩子面前丢脸!

   他就是不满自己之前这么刺激他,所以让孩子知道那么多。

   “爸爸,没有可能不疼的吧,之前我摔跤膝盖破皮后,可疼了。”淘淘又戳了戳,注意着慕少凌的表情,除了黑沉沉的,没有变化,他又说道:“爸爸,你以后少喝酒吧,裴叔叔说了,上了年纪的人,就不该喝那么多酒。”

   “司曜呢?”慕少凌握紧拳头。

   “裴叔叔已经下班了。”淘淘笑眯眯说道,“刚刚我们在楼下撞见他,这些都是他告诉我们的,不然我们都不知道爸爸你伤的这么严重呢?”

   “我伤的严重?”慕少凌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念穆,她的嘴角似乎微微向上,是孩子们说的话逗乐她了吧……

   “是啊,裴叔叔说了,就算爸爸康复出院,都要坐轮椅……”淘淘又说道。

   “只是一段时间,只要石膏拆了就可以走路。”慕少凌纠正着儿子,担心司曜误导他,以至于后面他对谁都说自己要坐轮椅一辈子。

   不过是被摩托车给撞了一下,不至于残废!

   “这样啊,爸爸,坐轮椅好玩吗?”淘淘继续说道,之前还比较担心他情况的小家伙,在看到他的情况后,彻底放心下来,开始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

   “不好玩。”慕少凌耐着性子回答着,要不是他是自己的儿子,现在肯定把他揪起来丢出病房。

   自己跟念穆生的孩子,得忍着!

   而且念穆还在这里,以前她就不赞同那种暴力教育孩子的方法,看见家长暴力教育孩子导致孩子受伤的新闻,都会唏嘘半天。

   淘淘点了点头,像个小大人一样教育着慕少凌,“要是不好玩,爸爸,你以后就少喝酒,别再这样了,今天我跟哥哥姐姐醒过来没看到姐姐跟你,担心死了,保姆阿姨又不说什么。”

   慕少凌看着小儿子还反过来教育自己,感觉自己的地位瞬间无,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是意外,这段时间你们先回去老宅住着吧。”

   毕竟保姆也有自己的家庭要兼顾,不可能每天晚上都留在背书这边看着孩子。

   而念穆,则是要在医院陪护,更没可能回去。

   “好的,爸爸。”

   三个孩子异口同声,知道父亲身体原因不能回家,而他们的妈妈,也要照顾爸爸,所以没有反对。

   念穆看着孩子们的懂事,心里不禁唏嘘。

   软软看着慕少凌打了石膏的腿,入了神,最后小心翼翼问道:“爸爸,我们能在上面画画写字吗?我看过电视,他们都喜欢在石膏上面画画写字。”

   “不可以。”慕少凌黑着一张脸拒绝了。

   “啊,为什么呀?”淘淘一脸失望,听到姐姐提出画画,他也期待起来。

   慕少凌说道:“我还要见人,还要去谈合作,你们在上面画画,我怎么见人?”

   湛湛在一旁说道:“爸爸,你出院以后肯定会用裤子遮着的,别人看不到。”

   慕少凌沉默了,没想到大儿子这般的不好糊弄。

   念穆看着孩子,他们似乎很想在慕少凌的腿上作画。

   也是,平时慕少凌在他们心里就是一个严肃父亲的形象,难得又这个机会,能在他的腿上撒性子,他们定然的是想着的。

   于是,忍不住替孩子们说话,“慕总,要是他们想,就让他们画吧,我记得三个孩子画画都是不错的。”

   慕少凌看向念穆,她开口替孩子们说话,心里那个地方,更加软乎,她说的,他不会拒绝。

   “爸爸,我们是一家人,就让我们在你腿上画画吧,别的叔叔阿姨看到也不会嘲笑你的,因为你有三个可爱的孩子,还有姐姐……”淘淘卖着萌,顺带的拉上了念穆。

   “是呀,爸爸,我想在上面写上对爸爸祝福的画。”软软柔柔地朝着他说道。

   软软本来就生得像阮白,这么一撒娇,慕少凌还是软了下来,问道:“你们有画笔吗?”

   “我有。”淘淘举手,“今天有画画课,所以我带了画笔!”

   说着,他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一套二十四色的水彩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