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直到两日之后,众人到了圣曜城,整体的状态才又有所回升,江奕淳的手下都经历过不少事情,心理素质还是很不错的。

白若竹一直在努力救治被电击的护卫,他名叫刘新宇,是江奕淳在通政司时就带在身边的心腹。好在她之前给张婶治病配的药膏还剩一些,这两日给刘新宇用了,他身上也没那么痛处了。

但药膏有些,加上他的烧伤面积太大,两日后药膏便用干净了。配药的材料很难寻,当初白若竹也是托药材生意做的很大的杜家才找到的,就那样也等了不少时日,所以她如今身在西域,想配齐药实在很难。

而她空间还是不能进去,小毛球也沉睡不醒,她都想问问池塘里的鱼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惜那些傻鱼根本不会说话,而她不进空间还拿不出任何一条活鱼来。

圣曜城是距离高昌最近的一座大城了,通过圣曜城,再经过一些小村镇,就能抵达高昌了。

江奕淳私下里问了白若竹是否将青岩放在圣曜城,白若竹想了想说:“送佛送到西,反正离高昌也没多远了,就带他一起去吧。”

安顿好病人,白若竹和江奕淳又上街采购,也装模作样的让暮雨拿了他们准备的货物去询价,这些货物是一早离京前就准备好的,都是些绫罗绸缎等西域少有的织物。

圣曜城的物价很高,所以白若竹也没挑什么东西,尼禄身上不痛了,舔着脸给她介绍哪里有淘货的市场,她跟江奕淳跟过去看了下,发现尼禄说的地方就跟现代的跳蚤市场相似。

因为都是些旧物,所以价格不高,但白若竹发现好几样有些年头的古玩小件,干脆就收了下来,这一来一回总有机会淘换出去赚钱。

跳蚤市场转了一会儿,她便提出要去下药铺,想找找治疗烧伤的药材,结果这一转,发现圣曜城药铺里的药材种类极少,甚至她转了几家都是这样的,而且这些药铺根本没什么生意,她观察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来抓药的。

还是尼禄主动解释了起来,“夫人啊,不知道西域人的习惯,他们不舒服了宁愿去圣殿祈福,都不愿去看病抓药。”

蓝天下有位佳人如此纯真

白若竹吃了一惊,生病不看病抓药,去祈福就能好吗?不怕小病拖成了大病吗?

“圣殿的圣女,各地的圣殿分庙定期都会为百姓祈福,许多人不舒服祈福后就能痊愈。”尼禄又解释道。

“难道什么病都能治?”白若竹狐疑的问,这完是利用信仰在神化圣殿的存在吧?

“那倒不是,只是一般的身体不适能祈福,要是像们护卫或者青岩那种重伤是不行的。”尼禄答道。

白若竹想到圣女给金晶她娘的药粉,便想到圣殿的人很可能懂些医术,甚至有人有很深的造诣,而祈福用的水可能就是治疗一般风寒感冒、拉肚子、皮肤红疹等小毛病的药水,所以祈福便能治些小病。

“那如果不是小病,祈福没用呢?也不去医院看病抓药吗?”白若竹又问道。

尼禄摇头,“如果是大病,医馆也治不了,西域人觉得是天神要带走的人,家人便给他们准备葬礼,然后愉快的送他们去见天神。”

尼禄在丹梁国做生意也待了许多年了,所以他的思想还是要比西域人进步不少,这些年他也不是没生病去了医馆,自然不相信什么病了不看病,等着天神带他走的道理,所以说的时候语气里带了淡淡的讽刺味道。

白若竹看江奕淳一眼,忍不住说:“西域这般落后?难道圣殿的人生病也默默等死吗?”

“听闻西域圣殿里的人都十分长寿,尤其是身居要职的,据说他们是神选出来的侍从,所以最得神的喜欢。”江奕淳说完冷笑了一声。

“恐怕那些王族、贵族不是静静等死吧,圣殿会派人专门为他们祈福?”白若竹又问道。

尼禄点头,压低了声音说:“我虽然没目睹过,但也能猜到是暗中的医治吧。”

好了,情况很显而易见,圣殿要用信仰来统治人民,不仅仅要控制他们的心灵,还要决定他们的生死。

“装神弄鬼。”白若竹不屑的嘟囔了一句,心想西域的普通百姓可真可怜,就这样被蒙在鼓里,生病不去看病,就活活等死,也难怪西域这些年走了下坡路,圣殿这样的做法,只会让西域走向灭亡。

这时,白若竹看到了不远处圣殿分庙的大门,据说圣曜城的圣殿分庙是仅次于高昌的圣殿主庙的,确实高大恢弘,她离了老远都能被它的气势震慑。

可是那个地方住了一群卑鄙而虚伪的人,利用信仰做幌子打成自己贪婪而罪恶的目的。

突然,一座两人抬的竹搭轿椅抬了一名女子进了圣殿分庙,女子一身白衣十分的素净,如果光看背影甚至以为她是圣殿里的侍女,可是白若竹却看清楚了,被抬着的是那个让人反胃的金晶!

江奕淳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了金晶的背影,并没有认出是谁,不由问道:“怎么了?”

“是金晶,没想到她还没死,看来圣殿的医术真的不容小觑啊。”白若竹冷笑着说道。

江奕淳的脸也沉了下来,“金万亮可能也在圣曜城,我派人去查一下,该给他点教训了。”

白若竹有些担心的张了张嘴,但想想还是没多说什么,她知道阿淳是个有分寸的人,为刘新宇出气也是其他护卫的心愿,这一路上大家都憋了口气的。

一行人急忙回了落脚的客栈,很快江奕淳的手下就分散出去查探了,剑七、晨风他们去弄了几套西域人的衣服,此刻已经换上,准备一会儿蒙了脸去收拾金万亮。

很快,派出的人回来报信:“金万亮在望仙居喝茶,他身边还陪了名西域妇人,似乎有些身份。”

“会不会是金晶口中那个圣女身边红人的娘?”白若竹来了兴致,她很想看看什么样的女人能教出金晶这样的女儿。

“属下不太确定,但见金万亮的仆人称呼她夫人。”护卫答道。

白若竹冲江奕淳眨眨眼睛,“走,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