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真是太神奇了!”

   宁小凡内视一番,简直赞不绝口,怎么看怎么一样,就跟Ctrl+c,Ctrl+v复制粘贴一样。

   “喂,小子,看够了吧?”袁宏儒越看这小子越不爽,“看够了就赶紧滚!别脏了我爷爷的画!”

   宁小凡也不恼,只是摇头叹息,“画是好画,就是可惜了啊……”

   “他妈哔哔什么呢?”

   袁宏儒皱了皱眉头,“快滚!”

   “哎,我是说,画是好画,可惜是幅赝品。”宁小凡摇摇头,不再去看。

   “说什么?!”

   袁崇眼睛一瞪,差点没气背过去,他指着宁小凡怒骂:“小子,特么再敢瞎说,信不信我弄死!”

   “废物多作怪。”袁宏儒压根没放在心上。

   “我没瞎说啊,这幅画就是假的。”

   宁小凡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很认真的神色。

   大眼睛女孩爱下象棋无辜表情楚楚动人照

   “凡哥,算了,我们走吧。”

   袁四凯凄然一笑,他知道宁小凡是看不过这俩父子,想激他们一激。但是这么做,无疑会像个跳梁小丑,自取其辱。

   “宁先生,这种话不能乱说的。”袁宗鸣苦笑劝道。

   “我没乱说,这画真是假的!怎么都不信呢……”宁小凡再次叹息。

   “够了!”

   一直拿着神仙图的袁金刀,怒喝出声,眼神阴沉的可怕。

   霎时间,大厅寂静一片,没人敢说话了。

   “小凡!”

   柳嫣然也在后面扯了扯宁小凡衣袖,心急如焚。

   宁小凡却没鸟她,直视袁金刀道:“老爷子,我知道今天是寿辰,我不该驳兴致!但我这个人,心里藏不住事儿,不说出来晚上觉都睡不着。”

   “好!!”

   袁金刀暴喝一声,大手猛拍太师椅的扶手,巨力之下,整张黄梨木椅子碎成了满地木渣。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噤若寒蝉,倒吸凉气。

   宁小凡身子却动都不带动一下,目光平静的可怕。

   ‘好小子,在我的气势下,居然镇定自若。’

   袁金刀暗自称赞,嘴上却重重一哼。

   “好,既然说我的画是假的,总得拿出一点证据来吧?”

   “就是,空口造谣谁不会啊。”

   “老爷子说得对,拿不出证据,就要付出代价!”

   “编不出来劳资打死!”

   ……

   听见众人的声讨,宁小凡只是微微一笑,“我的证据就是……这幅《八十七神仙图》的真品,如今在我手上!”

   “什么?”

   “这小子脑残片吃多了吧?!”

   “真品在他手上,哈哈哈……让我笑一会儿。”

   “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众宾客无不露出讥笑之色,都嘲讽宁小凡是个二傻子,编故事也不是这么编的。

   “哼,真是可笑之极……”

   袁金刀摇头不已,眼神迅速涌现一道怒火,“好,口口声声说真品在手上,在哪里?拿出来看看!”

   “稍等,东西在车上,我去拿!”

   撂下这句话,宁小凡一溜烟就跑出了大厅。

   众人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卧槽!这小子溜了!”

   “快追!”

   “揍死他!”

   众人愤慨无比,造完谣就跑,这人未免也太可恶了。

   “无妨。”

   袁金刀摆摆手,他倒是很放心。

   他知道宁小凡是重情重义之人,绝不可能留下柳嫣然独自一人面对数十位大佬。

   柳嫣然却表示很担心,因为他们来的时候,只带了一副画……

   “看能翻出什么花样来。”林骄阳冷冷一哼,

   果然,不出一分钟,宁小凡就抱着一幅画走了进来。

   “把桌子拼在一起!”

   袁金刀一声令下,众宾客把几张红楠木桌子拼了起来,当临时桌子用。

   上面铺着袁崇的《八十七神仙图》。

   宁小凡自信一笑,走过来手臂一抖,画卷便摊开在桌子下方。

   霎时,一幅绘制有八十七位神仙下凡的画作,展现在众人面前,遽然间,四周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这……这是?”

   “握了棵大草!又是一幅神仙图!?”

   “什么情况,现在画圣的画论斤批发吗?”

   众人一脸懵逼,从外形上来看,两幅画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看不出丝毫区别。

   林骄阳、柳嫣然和袁家人,各自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袁金刀更是搞笑,两根眉毛一高一低,眼神透着浓浓惊愕之色。

   看着众人精彩纷呈的表情,宁小凡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他强忍笑意,抱着手臂努努嘴,:“喏,我没瞎说吧。”

   “不可能……这不可能……!!”

   袁崇狂吼一声,猛然趴在桌子上,把眼珠子瞪得牛大,想要找出蛛丝马迹。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十分钟过去,众人围着两幅画找了半天的不同,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无论是画工细节、人物刻画、笔墨深浅还是落款印章,全部一模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

   “找吧找吧,能找出来,劳资割了自尽!”

   宁小凡对三界淘宝店出品的宝贝,就是这么有信心。

   旋即,他趁众人分神之际,右手掐了个剑指,一缕灵气钻出,落到袁崇的那幅神仙图上。

   手指稍微挥动,灵气就在纸张笔墨上肆意篡改,很快,一个’美髯公’神仙的脸,就被活生生改成了金馆长的表情包。

   宁小凡摸了摸鼻子,忍俊不禁道:“喂!都看清了吧?”

   一道道目光转过来,落在他脸上,有震惊,有疑惑,但更多的则是怀疑。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两幅一模一样的画?”

   袁崇双手捂着脑袋,紧接着一咬牙,对宁小凡逼问道:“臭小子!老实交代,这幅赝品是哪儿来的!!”

   “赝品?”

   宁小凡一脸疑惑,“袁崇先生何出此言啊,莫非是有什么证据?”

   “我……”

   袁崇一张老脸几乎憋成了猪肝色,“我这幅画,经由世界各大鉴定机构颁发过证书,可谓铁证如山!

   而这幅什么鉴定证书都没有,凭什么让我们信服!?”

   “就是!肯定是假的。”

   “小子老实交代!”

   “快说!”

   不少人都催促着宁小凡交代实情,因为如此完美的临摹工艺,实在是世间罕有。他们可不会放弃这个捞油水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