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天堂……小易,有吗?”金景秀说。

“嗯……”我点点头,不由想起亦客和浮生若梦共同幻想过的天堂。这天堂似乎永远都遥不可及。

“心目中的天堂在哪里呢?”金景秀说。

“在……在我看不到的世界里。”我的口气有些沮丧。

金景秀轻轻摇摇头:“错……在这里。”

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窝:“每个人的天堂都在自己的心里,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天堂其实就是他自己……要想征服一切,首先要征服自己,征服了自己,就等于征服了天堂……听过那首《征服天堂》吗?”

我点点头:“听过,《1492征服天堂》,大气磅礴,气势恢宏……中国有个电视剧《士兵突击》,也是用的那音乐作为主题。”

金景秀点点头:“那么,知道原版的征服天堂歌词吗?”

我摇摇头:“不知道。”

“歌词其实很简单,很短,也算是一首诗。”金景秀说:“理想让我们坚强,冲破黑暗的阻挡;理想让我们坚强,决不放弃希望;偷过泪水能看见,闪烁的星光;穿越风和雨跟随,生命的光芒。”

听着金景秀的话,我似乎看到了她这么多年是如何一步步战胜苦痛和磨难一步步奋斗走过来的,心中不由增加了对她的几分尊重和尊敬。

“我想征服一切,我想征服天堂,可是,我又如何能征服我自己。”我喃喃地说。

楼顶上的短发单眼皮少女活泼可爱

金景秀说:“每个人都是一匹野马,都想为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有的人选择了被驯服,而有的人选择了自己征服自己。结果当然也是截然不同,前者只会成为一台只会按部就班工作的机器,后者则会成为举世瞩目的伟人。人生之所以不同就在于自己的态度,态度决定了人生的高度。”

我凝神看着金景秀。

“征服自己,就是征服自己的内心。”金景秀说:“那做职场来说,面对每一份新工作,或许会感到前所未有的繁忙、自卑、无助。此时内心将会决定我们的一生。如果选择被动地去完成工作,去抱怨自己没有找到好的工作,或者是觉得自己大材小用,抱怨上帝的不公,抱怨命运不济。或许不久就会被炒了,自己连这么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好,哪还有什么希望去找更好的呢?

“反之,如果在内心混乱的时候征服它,把自己身心都投入到这份工作中去,把被动变成主动,把老板让我做变成我要做,把抱怨变成微笑。相信只要自己认认真真地做,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有一个名人曾说过:每个人从事自己所无限热爱的工作,都可以获得成功……我们很渺小,我们不能改变社会,同时我们也很伟大,因为我们可以改变自己。”

我不由点点头。

“征服自己才能征服别人,征服别人才能给自己的人生创造价值,给自己的人生创造了价值才不枉自己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能来到世界上的概率是小之又小的,所以珍惜自己的一生,从珍惜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开始。”金景秀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金姑姑,说的真好。”我发自内心肺腑地说,此时,在我面前的金景秀已经不再是那个当年被老李抛弃的灰姑娘,而是来自棒子国的风云女商人,一个跨国公司的企业家,一位成功女性。

“小易,这些话我和共勉吧。”金景秀说。

“共勉不敢当,我看是金姑姑对我的教导才是……”我说。

“呵呵……”金景秀宽厚地笑了起来:“刚才我是以职场来说的,其实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要想成功,都需要首先征服自己,征服自己的内心,当然,我的这些看法,也是因为经历。”

说着,金景秀的目光不由有些游离,眼神有些怅惘。

“金姑姑,……为何现在还是一个人生活?”我突地冒出一句。

金景秀看着我:“听敬泽说的?”

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问题很不礼貌,这是个人隐私的事情,我怎么能问呢?可是话一出口是收不回去的,索性我直接问:“金姑姑,这么多年,就一直没有遇到过爱情吗?”

金景秀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沉默了半天,说:“爱情,本就是件宁缺勿滥的事,急不得。有爱情,便全心对待,没有爱情,也一个人惬意。学会一个人生活,不论身边是否有人疼爱。做好自己该做的,有爱或无爱,都安然对待。缘份到了,便去伸手抓住,缘份未到,就让自己活得精彩。不只是有了缘分,生活才会精彩;而是自己的生活精彩了,才会吸引缘分。”

说完,金景秀看着我:“我的回答满意吗?”

“满意。”我点点头,接着问金景秀:“金姑姑,相信爱情里的曾诺吗?”

“承诺?”金景秀沉吟了一下,看着我突然一笑,说:”承诺,有时候,就是一个骗子说给一个傻子听的。别为不该为的人伤了不该伤的心。有没有人爱,自己都也要努力做一个可爱的人。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

我不由呵呵笑了起来。

一会儿,金景秀的目光又看着窗外,看着老李消失的地方发呆,半晌,喃喃自语道:“……不曾让我跟随,我……也不曾要执意不放……有的坚持,我有我的执着,有的追求,我有我的憧憬,有的颜面,我有我的尊严,有的故事,我有我的经历,有的方向,我有我的梦想……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如此,,离开是的事;我,留下是我的事。本以为,从此,再不相逢……这个世界一直在疯狂,或许,没有人有资格去说悲伤。”

说完这番话,金景秀就沉默了,一直沉默着……

听了金景秀的这番话,我的心颤栗不止……

一会儿,金景秀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也下了车,活动了下身体。

金景秀慢慢在周围走着,走到了刚才老李站立发呆的地方,停住,看着远处的海面,接着又仰起脸看着天空……

我站在旁边默然无语。

这时,秋桐匆匆赶过来了。

“呵呵,我来了。”秋桐笑着说。

金景秀看着秋桐,微笑了下:“敬泽和他们接上头了?”

“是的……那边一帮人在楼下等着呢。”秋桐说。

“那幸亏我没去,不然,一时半会走不脱了。”金景秀说。

我心里说要是去了,恐怕也就不会在这里遇到老李了。

不知她是为此感到幸还是不幸。

“金姑姑刚才逛星海广场了吗?”秋桐说。

“嗯……刚才小易陪我在这里转了半天了。”金景秀说。

“哦……那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星海还是有些地方值得一去的,我们先去滨海大道,然后去金沙滩。”秋桐说。

我点点头。

金景秀一时没有说话,看着我和秋桐。

“金姑姑,看这样安排可否?”我说。

金景秀轻轻出了口气,说:“我想去丹东看看……不知们是否方便?”

“丹东?”我一怔,看了看秋桐,秋桐也微微一怔,接着就说:“没问题啊,金姑姑想去哪里,我们都乐意陪同,我们这两天是周末呢。”

“那好,我们就去丹东吧。”金景秀的口气很干脆。

“现在就去?”我说。

“是的。”金景秀说。

“那好,我们这就出发。”我说。

于是大家上车,秋桐和金景秀一起坐在后排,我继续开车。

我开着车穿过滨海大道,穿过开发区,上了到丹东的高速……

“金姑姑,刚才在星海广场玩的开心吗?”秋桐问金景秀。

“呵呵……开心,很开心。”金景秀说。

“哦,呵呵……”秋桐笑起来。

金景秀和秋桐随意地聊着,我边开车边听着她们的谈话。

一会儿,金景秀不说话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去,她正做闭目养神状,似乎是有些疲倦,想休息下。

秋桐坐在一边一会儿看看金景秀,一会儿又看着窗外。

“秋桐。”我叫她。

“嗯……”她轻声答应着。

“今晚肯定要在丹东住下了……先找家酒店订好房间。”我说。

“嗯,好。”秋桐边说边摸出手机:“那就订鸭绿江大酒店吧,紧挨着鸭绿江。”

“可以。”我说:“订三个房间好了,两个单人间给我们住,一个套房给金姑姑住。”

我是这么想的,金景秀是大老板,又是外宾,住酒店当然要套房,不能慢待了客人。

“好的。”秋桐说。

“不要铺张浪费。”这时金景秀突然睁开了眼睛,说:“我看订两个房间就可以,一个单间给小易,另一个房间订个大床房,我和秋桐一起住就可以……不要订什么套房了,太浪费了。”

“这……”秋桐一时有些犹豫。

“这不妥当吧,金姑姑,可是客人,还是外宾。”我说。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知道是怎么想的,我没那么娇贵,我想当年也是吃苦打拼出来的,没地方住露宿街头的时候也有过,什么苦没吃过,还在乎这个?再说,我和秋桐一起住,晚上聊天也方便呢。”金景秀说。

“额……这个……”我说。

“嗯,这个……”秋桐还是有些犹豫。

“怎么?秋桐,不愿意晚上和姑姑一起住吗?不愿意和姑姑一起聊天吗?”金景秀笑呵呵地看着秋桐说。

“不是……我当然愿意。”秋桐说:“只是……”

“只是什么呢?不要太把我当客人当外人看啊,要当成自己的好朋友来看才可以的。”金景秀说:“不然,我会觉得见外呢。”

“既然金姑姑如此说,那就听金姑姑的吧。”我说。

“呵呵,那好吧。”秋桐也笑着说。

听秋桐的口气,她似乎十分开心。

我知道她肯定想和金景秀一起住,一起倾心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