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

穹顶之上的道纹流转着金光,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嗡鸣,荡漾出圈圈金色的涟漪向着虚空滚滚扩散。

忽然间道纹猛的一颤,如被消融一般弥散开来,化成了一片如水液般的金光,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轮回之力。

金光耀眼,闪耀漫天,使这片天地笼罩在一片灿烂的金芒之中,而那轮回之力更是尤为纯粹,仿若是大道而生不掺杂一丝污秽,相比轮回道果释放的轮回之力还要更加纯粹成千上百倍。

相距极远的婉素心见了这一幕眼睛猛的瞪大,心里忽的响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惊呼了一声。

“该不会是…”

她话音刚落,天地间猛然掀起了一阵劲风,虚空中的那片金光猛然间扭转了起来,汇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下一刻,就见两只足有百丈的巨大凤爪在那漩涡中心一探而出,抓住漩涡的边缘,猛一拉扯,那金色的漩涡立时发出一声巨大的呼啸,向着两侧分了开来。

“嗷…”

紧接着就听一声震耳的鸣叫响起,一只体态足有千丈之巨的巨禽在漩涡里一冲而出。

那巨禽身生双足,肋生双翅,片片翎羽呈现灿金之色,两翅一展遮天蔽日,却是一只气态威严,凌驾众生的金色神凤,却赫然是凤族的大道再次降临。

“嗷…”

公交车上的摄影女孩

凤族的大道限于虚空,猛然间再次仰头一声高亢的凤鸣,周身顿时绽放绚烂的金光,这一刹那先天四圣的王者之姿展漏无疑,这气势足以令众生跪地臣服。

凤族的大道刚一现出,虚空中的那片金光再次汇聚在了一起,却是化成了一个仿若可吞天食地的更大的漩涡,向着凤族的大道包裹而来。

凤族大道顿时被这漩涡牵引,落入了漩涡之中,那盘旋的身姿立时受到了限制,这一次却是再也无法破开漩涡半分。

足有千丈的凤族大道猛然挣扎了起来,两翅狂扇,全力抵御着那漩涡的吞噬。

凤族的大道在漩涡里展翅盘旋,那巨大的头颅看向了下方的那个金色的光团,嘴巴一张,再一次爆出一声嘹亮的凤鸣,好似想要叫醒其中那只神游太虚的白凤一般。

金色光团中的白凤仍是闭着双目,两翅展开漫无目的的在光团里盘旋飞舞,却是沉沉的陷入了一种沉睡状态,对外界之事一无所知。

“嗷…”

又是一声嘹亮的凤鸣响起,虚空中的凤族大道愈加急促,此刻它那庞大的身躯已然深入漩涡近半,照这架势过不了多久便要重新被大道给吞噬了。

“合道…”

看到了那神态威严的千丈金凤,婉素心终于肯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那金凤与生俱来的高贵,那凌驾众生的威仪,那无形中给她带来的压迫之感让婉素心明白,那千丈的金凤正是凤族的轮回大道。

还没来此之前,婉素心只觉他的这个师弟除了资质好一些以外便再无其他,可到了这秘境之后,她的这个师弟便变的高深莫测了起来,一下子变成了陌生之人,让婉素心看不穿,隐约间还有让她仰望之感。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让她吃惊的远不止这些,现今他竟是在这秘境里合道。

“快些..快些啊…”回过了神来,婉素心娇声急呼。

看着光团里仍旧沉睡的白凤,听着凤族大道越来越急促的凤鸣,饶是清心寡欲的婉素心此时也不禁焦急了起来。

“嗷…”

千丈金凤鸣叫不断,一声挨着一声连成了一片,响彻了云霄。

光团中神游太虚的白凤两翅一震,那身子在光团里踉跄了一下。

婉素心和千丈金凤同时注意到了白凤的变化,当即同时叫了出来。

“快醒啊…”

“嗷…”

这两声呼喊一出,光团中的白凤猛然一震,双目陡然睁了开来。

“嗷…”

白凤方一苏醒便是立时发出一声嘹亮的凤鸣,在光团中盘旋了一圈,而后便抬眼看向了虚空,却见旋涡中的千丈金凤目露喜色也正垂首看着它。

“这…逆之大道…”季辽一声惊呼。

季辽乃是凤族之身,合道时自然是以轮回合道,见到此幕他马上便认了出这千丈金凤这正是凤族的轮回大道,同时这大道与寻常的顺之大道不同,竟是更为高深的逆之大道。

季辽立即便想起了天逆合道法,此合道法乃是大逆天尊所留,他不知是大逆天尊有意还是无心,不过此法正巧契合了顺逆轮回中的逆之轮回,从而以此法合道便能直接引出更为强劲的逆之大道合道。

“嗷…”

虚空中的赤金凤凰再次一声名叫,声音更加急促。

季辽凝眉看着被拉扯进了漩涡大半的千丈金凤,当即明白这是大道将要收回降临的凤族大道,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当下也不多想,身形一闪,猛的向着光球的光壁撞了上去。

“轰轰轰轰轰。”

金光爆闪,声音震天,却见包裹着季辽的金色光球一阵阵颤动,外壁穿梭的流光顿时流星般纷飞脱落。

他这次合道太过突然,没有前辈护法,也没人为他指点,而他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一旦轮回大道被吞噬回去,那他这次进阶须弥可就是失败了,而若是这次失败,下次再想引出大道可就难了,同时下一次还能不能用天逆合道法引出逆之轮回那可就不一定了呀,此乃千载之机绝不能错过。

“轰轰轰轰轰。”

季辽向着光球的光壁猛烈撞击,光壁之外的金光脱落,但光壁却是十分凝实,饶是季辽这般疯狂撞击也是没有丝毫破碎的迹象。

“该死…”

季辽心里焦急,再次仰头看了一眼虚空中的赤金凤凰。

就见虚空中的千丈金凤已是被拉进了漩涡深处,再过不了多久便要被大道彻底吞噬回去了。

“哼…”

季辽冷哼一声,旋即就听一连串的嗡鸣响起,季辽周身陡然绽放一道道璀璨霞光,把所有仙骨之力尽数掉转而起。

轰隆一声炸响,白凤的双眸中喷出两道惨白电弧,蔓延而开,直接包裹了他的全身,瞬间便是变作了一只雷凤。

“给我破!”

季辽大喝一声,体内灭世者的能力尽数倾泻,狂暴之力瞬间灌满了整个光团,向着光壁撞了上去。

“轰!”

就听轰隆隆的巨响传来,金色光团的光壁猛然裂开了一条裂隙,其内挤压的澎湃电弧顿时在裂隙里狂飙而出,而后一声更为狂暴的炸响猛然想起,那金色光球直接炸裂开来,恐怖的滔天电弧崩散而出,海潮一般扩散开来,眨眼之间便覆盖了方圆百里的天幕,将之变成了一片雷海。

“嗷…”

一声凤鸣响起,季辽所化的雷凤在雷海之中展翅飞出,直奔虚空中的凤族大道狂奔了上去。

凤族大道见季辽脱离了光团,双眸之中露出了狂喜之态,两翅狂舞,顿时散出弥天的金芒,抵御着这大道越来越大的拉扯之力。

千百丈的距离不过眨眼之间,季辽瞬间便到了那漩涡之中,直奔千丈金凤而去,待至了近前,直接撞进了那金凤的眉心之中。

“嗷…”

千丈金凤立时爆出一声嘹亮的凤鸣,盛烈的金光骤然狂胀,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轰然四溢,仿若获得了新生,两翅一扇,一股滔天的轮回之力瞬时倾泻,那周围的漩涡与之一触直接消散了开去。

“嗷…”

拉扯着它的漩涡一散,再次鸣叫一声,身子在虚空一个盘旋,那遍布周身的金色翎羽立时褪去了颜色,竟是由灿金之色变作了雪白之色,化为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千丈白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