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犹如晴天霹雳,玄尊等人的脸色从铁青变为苍白,最后化为了如死灰般的颜色。

他颤颤的回头,看向摊在地上的云若惜,心痛的差点都无法呼吸。

“若惜,这是怎么回事,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信了她千年,宠了她千年,到最后护身符却认作他人为主?

哈哈哈!可笑,这当真是太可笑了。

“我我不知道”云若惜面容苍白,娇躯向着后方退了几步,她的眼中溢满了惊慌,“我真的不知道”

“哈哈哈,你不知道!你居然和我们说你不知道!”

玄尊狂笑了几声,笑着笑着,眼角不觉留下了一行老泪。

“云若惜,我那样信你,那样疼你,如今发生了这种事,你还只给了我们一句你不知道?”

这一次,何止是玄尊,其他人的心也都冰凉无比,那些目光中含着震惊,讶然还有深深的绝望。

他们多想云若惜告诉他们,这都是一场误会,她才是诸天之主,以此来证明他们千年前的选择并没有错。

然而,她只丢给了他们一句她不知道!

自然纯净乖巧女生森系室内个人写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看不出来不成?”龙炎冷笑一声,缓步的走向了前方,“这个女人抢走了我主人的护身符,还冒充她才是诸天之主,哦,对了,就连诸天这两个字,她也是从我口中才得知的,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再次之前,她有没有告诉过你们护身符叫做诸天?”

玄尊缓缓闭上了双眼,他只感觉到周围的风都很寒冷,那种感觉,就像是将他脱光了丢去了雪山之上,冷的刺骨。

确实,在这之前,他们一直都不知道护身符的名字。

所以才一直用护身符称呼它

当年的强者没有告诉过他们,云若惜也没有告诉过他们,他们也是几日前才从云若惜的口中得知它名为诸天。

也就是说,云若惜欺骗了他们

“千年啊,云若惜,你骗了我们千年啊。”玄尊的嘴唇颤抖着,目光晦涩无比,口中也有着苦涩蔓延。

千年前,白颜刚被疯老头捡回来神宫,他们对她的喜爱不掺杂任何东西。

除了凌尊性格孤傲之外,他们谁不喜欢这样一个天才少女?

可是

后来云若惜来了。

她是被白颜带回来的,据说她们两个是儿时伙伴,其中还有一个是云若惜的兄长,只可惜云若惜的兄长为了保护白颜牺牲了命,所以,白颜才对云若惜推心置腹。

估计,护身符就是那时候,白颜为了保护云若惜才送给她的

但他们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关于护身符的事情,除了云若惜,后来也因为那些言论,他们将白颜当成了祸害神界之人。

事实上,一开始,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很是艰难,毕竟相处了那么久,没有一点感情是假的,然而为了神界,他们不得不如此做。

如今过了千年,他们对白颜的感情早就淡的不见了,对她只有处之而后快!可就在这种时候,却让他们得知,这个被他们当成神界祸害的女人,才是护身符真正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