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文小婧心事重重地拿着手机向书房走去,并随手将书房门虚掩上了。

钱三运没有偷听别人隐私的习惯,但可能是由于激动,文小婧的说话声很大。

“陈宏志,不要逼我!”文小婧说话的语气很愤怒。

钱三运一愣,显而易见,电话是陈宏志打来的,陈宏志又是如何逼迫文小婧的呢?

“陈宏志,好卑鄙!强暴了我不说,还用裸照威胁我!好呀,将裸照寄给我老公,到头来我们来个鱼死网破!”

钱三运非常震惊,从文小婧的控诉中可以得知,陈宏志不但强暴过她,还拍了她的裸照,最卑鄙无耻的是,他还以邮寄裸照给她丈夫相威胁,借此满足他的私欲。

“陈宏志,这是在做梦!胆敢再碰我一下,我立刻报警!我的硕士、博士同学有不少都在公安部、最高检,说实话,如果不是顾及面子,我早就将送进大牢了!好自为之吧,不要将我逼上绝路,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陈宏志,不要以为为所欲为没人敢管!现在是法制社会,是党的天下,我送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文小婧愤怒地挂断电话,然后趴在书桌上嚎啕大哭起来。

钱三运左右为难,如果离开吧,有些于心不忍;待在这里吧,又觉得无所适从。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安慰情绪失控的文小婧。

书房门是虚掩的,钱三运礼节性地敲了几下门,轻声说:“小婧姐。”

花苞头清纯可爱粉嫩少女

文小婧忽然想起,钱三运还在外面。她停止了哭泣,顿了顿,说:“三运,进来吧。”

钱三运推门而入,见文小婧两只眼睛哭得像红桃子似的,由于激动,丰满的胸部有节奏地一颤一颤的。

“小婧姐,怎么了?”钱三运明知故问,他当然不愿意主动承认他偷听了她的说话,不,准确地说,不是偷听,是无意中听到的,因为当时文小婧说话声音太大,他不想听都不行,总不能用手捂住耳朵刻意不听吧?

“三运,陈宏志那畜牲……”文小婧已泣不成声。

“小婧姐,陈宏志是不是欺负了?慢慢说。”钱三运安慰道。

文小婧用一张美丽哀怨的脸无助地望着钱三运,哽咽道:“三运,我好苦啊,可是我心中的苦又能与何人说?”

文小婧就像一只受伤的羔羊,正在用嘴轻舔自己的伤口。钱三运忽然有一种将她轻轻揽入怀中的冲动。可是,他忍住了,他觉得在这种场合有些不合适,有乘人之危之嫌。

“小婧姐,我可以分担的忧愁吗?”

文小婧泪水涟涟地看着钱三运,轻声问:“三运,愿意?”

钱三运忙不迭地说:“我愿意,小婧姐。”

文小婧哀怨地说:“别看我在人前挺乐观的,其实,我心里很苦,一种难以启齿的苦。我很害怕,如果我的苦得不到发泄,我的身体会爆炸的。三运,感谢愿意当我的倾听者。”

钱三运安慰道:“小婧姐,的身子已不能再承载太多的苦恼忧愁,说出来,会好受的。而且,我也许能帮助的。”

文小婧一脸狐疑地望着钱三运,道:“三运,帮不到我的,愿意倾听我的诉说,我就很知足了。”

“好的,小婧姐。”

“三运,知道吗?我为什那么恨陈宏志?不只是他涉黑作恶多端,而且他还强暴过我!”

钱三运故作惊讶道:“啊,不会吧?可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政府副县长!”

文小婧摇头道:“三运,不知道,陈宏志这个人好色成性,最可怕的是,他看中的女人,他都不择手段搞到手。”

钱三运其实早就领教过了陈宏志的胆大妄为和卑鄙无耻,那次如果他不是潜伏在胡若曦入住的酒店房间,如果不是恰巧南山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件,陈宏志极有可能粗暴地占有了胡若曦。

文小婧接着说:“三运,我来昌东任职后,因为工作关系与陈宏志结识了。在认识的第一天晚上,陈宏志就发短信骚扰我,让我做他的情妇,我当场拒绝了,并让他不要再骚扰我。他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没有人能逃脱我的手掌心。”

“那时,我也从多种渠道了解了陈宏志的为人,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又心存侥幸心理,认为他不敢打我主意,毕竟我是政府官员,而且,我也暗示过他,我有不少同学在公安部门任职。”

“从那以后,我就不想与陈宏志打交道,然而,有时候想躲避也躲避不了。毕竟凌云集团是我县大型骨干企业,涉足多个行业,与我分管的工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一次,市领导来昌东检查指导工作,我和盛东明陪市领导考察凌云集团。晚宴在昌东大酒店,席间由于领导规劝,喝了不少酒。晚上没有回公寓,而是住在酒店。我睡得迷迷糊糊时,陈宏志竟然用门卡打开了我的房门。事后才知道,他是从酒店服务员那里拿到了我的门卡,毕竟,凭他的手段,偷配房卡是小菜一碟。”

“他进了我的房间后,就扑向了我,疯狂地亲吻我的脸颊,他说他喜欢我,说我学历高,又符合他的审美观,让我做他的情人,不仅可以让我享尽荣华富贵,而且还保证让我很快当上县长,接着就是县委书记。”

“我严厉拒绝了他,让他立刻走人。他冷笑道:让我走人,觉得可能吗?我进来时,就决定占有了,我早就说过了,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逃脱我的手掌心,也一样!我陈宏志虽然玩过无数的女人,但是博士官员还是头一回!”

“说完,他就粗暴地脱下我的衣服。他身强体壮,我一个弱女子哪是他的对手?我欲哭无泪。事后,他还拍了我的裸照。那天晚上,他要了我三次,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一个星期后,他又一次找我,赤裸裸地要求我陪他睡觉。我不答应,他威胁我,如果我不答应,他就将我的裸照邮寄给我丈夫,还将我的裸照贴满昌东县的大街小巷。我顿时就软了,哀求他,我可以再陪他一夜,但以后不要再骚扰我了。他一口答应了。那天晚上,我不得不去了他在酒店开的房间,忍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折磨。”

“然而,陈宏志是个言而无信的人。今晚他又打电话给我,让我陪他睡觉。我拒绝了,我必须要和他做个彻底的了断,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个可怕的魔鬼,和他在一起的经历就是我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