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卿牵着软软的手,笑着道:“哪有,是你腻了我做的饭菜,所以才出来吃的。”

林文正轻咳一声,提醒道:“你昨天念着这里的糖醋鲤鱼好吃。”

看着父亲如此体贴母亲,阮白心里也觉得暖暖的,问道:“爸妈,宁宁没陪你们来吗?”

周卿解释道:“宁宁在准备婚礼的事情,很忙,没跟我们一起来。”

阮白点头表示理解,既然遇见了,于是发出邀请,“爸妈,少凌在这边订了包间,你们也一起来吧?”

“你跟少凌要应酬,我们就不打扰了。”林文正拒绝道,又摸了摸淘淘肉乎乎的小脸蛋,这个小外孙,他喜欢得很。

阮白笑着摇头,“要是应酬又怎么会带孩子呢,就是普通的吃一顿饭,你们也来吧。”

淘淘爱热闹,也发出邀请,“外公外婆,淘淘想跟你们一起吃饭!”

林文正与周卿对视一眼,最后没有拒绝阮白热情的邀约,“好好好,一起吃饭。”

一行人坐在包间的椅子上,没等会儿,慕少凌走进来。

阮白早就给他发了微信,说是在门口遇到父母的事情,并且邀请他们一起吃饭,所以他的表情没有多惊讶。

“岳父,岳母。”慕少凌打着招呼,拉开阮白旁边位置的椅子,坐下。

清雅格子裙妹妹铁轨上的等候

“南宫呢?”阮白问道,以为他邀请了南宫肆。

“他有事,回酒店了。”慕少凌说道,没有告诉她这次并没有邀请南宫肆,订包间吃饭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陪陪妻儿。

老宅的事情让他们受了惊,特别是湛白,表面上看着没什么,但是身体却对老宅这件事产生了阴影,身体出了应激发应。

司曜说,多给孩子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会让他们快速走出创伤的阴影。

“南宫是谁?”林文正问道,这个复姓,在A市很少。

“是少凌的朋友,他过来帮忙调查一些事情。”阮白解释,端起茶壶,给慕少凌倒了一杯茶。

“是调查慕家老宅的事情吗?”林文正问道,他跟在警察局做事的朋友了解过,这件事证据链并不充足,他们调查陷入了困难。

所以阮白一提及是来帮忙调查,他便猜想是为了这件事。

“是的,爸爸。”阮白点了点头,抿了一口清茶。

“这件事老爷子怎么说?”林文正对这件事很关心,现在A市的犯罪率普遍降低,但是却闹出这么一出事情来,让他们这些军政的颇为头疼。

慕家是大家族,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A市,弄得很多人都心慌慌的。

毕竟慕家这种大家族都被偷了,还不留痕迹的,这个小偷得多厉害啊,一时间,他们纷纷升级了自己家里的安保系统。

慕少凌把茶杯端起来,喝了一口热茶,下班前他与南宫把所有的监控都看了一遍,找到了新的调查方向。

“这件事,爷爷交给我负责调查。”他回答道。

林文正开口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以后开口便是。”

“谢谢岳父。”慕少凌道谢,看了阮白一眼,桌子底下的手,又缠上她的手。

周卿眉眼温柔,看着他们夫妻二人,说道:“我们是一家人,以后发生什么事,要及时说,要不是你爸爸的同事告知,还不知道少凌弟弟的女儿住院了。”

“爸爸妈妈,我们就是不要让你们担心。”阮白说道,最近林家为了林宁的婚礼肯定忙得不行,她还是觉得不要去添乱比较好。

周卿摇头,不赞同她的做法,“你这个孩子……”

他们夫妻二人本来对阮白就有亏欠,所以想更多的帮助她。

周卿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林宁的来电,她接听,道:“宁宁,怎么了?”

“妈妈,你跟爸爸在哪里呢?”林宁问道。

“我们在跟你姐姐吃饭,你那边怎么这么吵?”周卿问道,林宁说是要去婚庆策划公司商量婚礼的事宜,但是她那边吵闹得像个菜市场一样。

林宁一顿,又是阮白,她说话的声音委屈了不少,“妈妈,我这边出了点事情,我能过去吗?”

“这是怎么了?”周卿语气有些焦急,看了一眼阮白跟慕少凌,没有答应。

“妈妈,勃英他把我抛下在闹市这边,我好饿,现在还没吃饭。”林宁卖着可怜,虽然不愿意见到阮白,但是这是个好机会。

“你跟勃英吵架了?”周卿压低着声音,不打扰到其他人。

“妈妈,我现在好累,好饿,我能过去吗?”林宁听出她的不乐意,心里恨着,阮白是她的亲女儿,她是养女就不是女儿了吗?

敢情她是怕自己过去会打扰到他们一家的和和美美?

虽然周卿没说,但是阮白看到她脸上的犹豫,体贴道:“妈,是宁宁吗?”

周卿点了点头。

“要是她有空,让她也过来吃饭吧。”知道她的顾虑,阮白邀请道。

周卿闻言,把地址告诉林宁后,叮嘱她路上注意安全,才放下电话。

“她不是去婚庆公司了吗?”提及林宁,林文正没有好脸色。

“跟勃英闹了点矛盾。”周卿以为他是不满意林宁的未婚先孕才这样的,轻轻抚着他的手臂当做是安慰。

“都快成为别人的妻子了,还不懂控制自己的情绪。”林文正认为什么都是林宁的错,就算是何勃英的不对,也是她自讨苦吃。

慕少凌与阮白听着他们的话,没有说话。

林宁是怎么样的人,他们心里清楚,只不过有些关系他们也不能回避,毕竟林宁在林家待了二十多年。

周卿听着林文正的絮絮叨叨,心里一阵难受。

林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也有责任,是她没有教好。

半个小时后,林宁顶着个大肚子走进包间,看着他们,和和睦睦的,好像自己是多余的,她心里妒火中烧。

“爸爸,妈妈,姐夫,姐姐,晚上好。”她掩饰着心里的情绪,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晚上好。”阮白笑着,指了指周卿旁边的位置,道:“你坐下吧。”

林宁拉开椅子,坐下,她的正对面,坐着的是慕少凌。

看到他,心跳难免地漏了一拍。

慕少凌做过的事情,在她心里成了噩梦,即使现在有了何勃英,但是却怎么也掩埋不住,当初的那份悸动。

她跟慕少凌是没可能了,但也见不得阮白霸占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