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爱”那个字眼狠狠的戳了一下香草的心,香草连忙甩了甩头,安抚自己的心慌。

乐儿听了郭寒的话,便乖巧的来到了香梨的面前:“娘亲,我错了。”

香梨笑了:“去玩儿吧。”

今儿晚上是香梨亲自下厨,将菜都端了上来,一屋子人在暖烘烘的屋子里吃着热腾腾的饭,香草心里暖的很,觉得比在谢府那冷冰冰的桌面上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真是好太多。

次日一早,香草吃过了早饭就走了,香梨想留她去,却也无奈谢家家规在那里摆着呢,哪儿能呆太久?姐妹两个只能依依不舍的告别了。

这次回来一趟,反而让香草满腹心事,一路上都魂不守舍的。

谢府。

张氏气恼的道:“大夫人这个狡猾的女人,竟然连自己儿子都利用,让谢长惠特意挑了个大雨天在院子里跪了一夜,博得老爷的同情,一下子就被放出来了!又让那个女人翻了身,这可真是气死我了!”

香草说香梨比谢府的那些人都聪明不是没有根据的,张氏这会儿炸毛成这个样子,却仅仅是因为香梨早就预料到了的结果。

谢长君沉声道:“大夫人出来是迟早的事儿,以为那么一件事儿就能够轻易的让她一蹶不振吗?娘还是少说几句吧。”

张氏简直是要跳脚:“都到了这节骨眼儿上了,大夫人出来肯定立即有所动作,她立马把谢长惠和那刘织造家的千金的婚事一定下,到时候刘织造家出面跟老爷提一提咱们家继承人的事儿,就什么都完了!”

清纯美女唯美森林清凉写真

谢长君不耐的道:“我知道!”

谢长君一样的烦躁,原本以为还可以再拖一阵子,没想到大夫人出来的这么快,一切的噩梦都会接踵而至,他不是不明白其中利害关系。

“那还等什么?昨儿让香草那丫头回门,怎么也不跟她提一提,让她找她姐把菜谱要来啊!”张氏尖声道。

谢长君蹙眉道:“这事儿我自有分寸,娘就别操心了!”

谢长君对于自己这个娘也是十分的无能为力,心思不够精明,手段不够到位,偏偏心却比谁都野,一天到晚的叽叽喳喳的就知道给他添堵,以至于他心底里对于女人这种生物就开始产生了瞧不起的心理,直到遇到了李香梨,他才知道,聪明的女人真的漂亮。

张氏还想再说,却见小红进来了:“三夫人,少爷,三少奶奶回来了。”

谢长君眸光一沉:“知道了,下去吧。”

“是。”

谢长君这才道:“香草回来了,娘先回去吧,反正也看不过眼她。”

张氏每次针对香草,谢长君还得拦着,他觉得夹在中间真的难过。

张氏看出了儿子的冷淡,自然不敢再闹了,听话的走了,虽然平日里谢长君对她是礼数到位,她什么时候什么吩咐,他也并不会推辞,可她也知道,他的底线不能去碰。

这个儿子,温润的时候如何无理取闹都好说,可当他出现了半点阴沉的样子,就不可以再允许有半点胡闹!

张氏前脚刚走,香草就回来了。

谢长君脸上的愁容还未来得及收拾起来,看到香草进门,便挂上了笑颜:“回来了?在家住的开心吗?”

香草笑着点头:“开心呀,还想再多住些天呢,姐姐也一直留我,我实在是没办法才推辞的。”

谢长君笑了笑:“下次去多住些日子就是,省的想家。”

香草呆呆的看着谢长君的笑容,却觉得似乎暖不到心底似的,那样让人迷醉的他,站在她的面前,这么宠溺的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可为什么,她暖不到心底呢?

谢长君这次有意让香草回去,却没有跟她提起半点自己的目的,一来要试探香梨对于他是不是已经放下的防线,毕竟这个精明的女人当初就是不相信他会真心的娶香草才多加阻拦的,二来,也先让香草回去联络一下感情,以后才好说话。

香草性子单纯,如何能够想的到面前自己的相公,把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算计的这么深?

“长君,我刚进来,看到似乎满脸愁容,是不是有什么事儿?”香草道。

“没事,不必担心什么,”谢长君扯了扯嘴角。

香草小声的道:“是不是因为大夫人被放出来了?”

谢长君抿了抿唇,却没说话。

“我听人说,大夫人一直想让自己的儿子继承醉霄楼,抢的位置,大夫人如今被放出来了,会对有威胁······”

香草还未说完,谢长君便搂住了她,柔声道:“这些事情都不用担心,我是个男人,会处理好一切的,香草,安心的站在我身后就好了。”

香草心口一颤,似乎这个拥抱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般,有些激动的道:“好。”

谢长君处理起醉霄楼的事务来,就会很忙,常常很晚才回来,香草往往再晚都会守着等着。

这日也是一如既往的,一边在油灯下挑灯给谢长君做衣服,一边等着他回来,虽然疲惫,心里却是满满的甜蜜,为自己心爱的人做什么事不心甘情愿呢?

香草正闲着,随即便见门外晃过两个丫鬟的人影,隐约听到他们在说话,原本也没打算在意,但是当她们提到了大少爷这个字眼,香草还是忍不住凑到门边听了起来。

“听说了没?大夫人和刘织造的千金的婚事马上就要定下来了,我看大少爷少东家的位置是悬了。”

“对啊,老爷心里又不是没有一杆秤的,攀上了刘织造这样的亲事,那是天大的福气,二少爷有这样好的婚事当后盾,拿下少东家的位置指日可待,唉,也就可惜了大少爷,偏生被一个乡下丫头给拖累惨了,要是也像二少爷一样娶的名门千金,肯定不会被动摇地位!现在好了,没有半点筹码,怎么斗的过二少爷?”

香草听到这里,心都跟着一凉,她成了他的负担了吗?香草心里不禁满满的自责,他为了她舍弃了这么多,她怎么还能怀疑他?

却听那丫鬟又接着道:“不过,想让大少爷翻盘,也不是没有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