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男看黎欣彤不说话,笑的更加厉害:“哈哈哈,丫头,刚才还伶牙俐齿的,怎么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编呀,接着编,我倒要看看能再编出什么离奇的故事来。”

   说完,朝着薄景轩道:“薄总,两千两百万,这可是说的哦,一分钱不能少,不然,我就先杀了女人,再杀!让亲眼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在的面前。”

   黎欣彤心中暗道不好,但她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慌。在这种时候,哭闹求饶是没有用的,反而会让歹徒更加猖狂,为今之计,还是要智取。

   “这位先生,您误会了。我真的不是他的女人,和他也不是那种关系。他这是被吓傻了,才会胡言乱语。我有老公的,要是杀了我,我老公恐怕也不会放过。”黎欣彤半真半假的说道。

   口罩男挑眉:“哦?是吗?老公是谁?”

   黎欣彤当然不会说出薄衍宸的名字,“不瞒您说,我老公和他是死对头。他想搞垮我老公的公司。”

   她之所以这么说,就想和薄景轩撇清关系,尽可能脱身。

   “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情况?”口罩男听糊涂了,好凌乱。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丫头,是不是又在编故事了?”

   “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骗不是人!”虽然她很不屑发这种毒誓,可情势所迫,也没法子。

   口罩男眯着眼睛看着黎欣彤,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说的。

   “我管是不是骗人。反正没拿到钱,们一个都不许走!”口罩男也懒得费脑子研究这两人说的是真是假。

   说完,拿起手机来拨了个电话,脸色突然大变,放下手机,恶狠狠地朝薄景轩骂道:“薄景轩!说妹妹会送钱过来。可现在呢?她手机关机!小子特么的耍我?不打算给钱了,是不是?”

   sansan的黑白图片

   “这钱是欠我的,要不是一直拖着,哪里会硬生生涨到2000万。我要是活不成,也休想活。大不了咱俩同归于尽。”口罩男的眸子里闪着嗜血的怒火,拿着棍子,一步步朝薄景轩走去。

   薄景轩吓得浑身打颤,结巴道:“……冷静点。我妹妹是个守信用的人,她说会来就一定不会食言。而且她手头有钱,2000万对她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再耐心等等,说不定她马上就到了。”

   “马上到,马上到!这话我都听腻了!”口罩男咆哮道,“我警告薄景轩,如果妹妹再过五分钟不出现,我就砍下的一根手指送到爷爷面前去。不信就试试看!”

   “不……不要,千万不要!”薄景轩吓得差点尿裤子,“我求再等等,再等等。”

   “呸!这个怂货!”口罩男忍不住骂道,“老子看了就来气,真特么不像男人!”说完,抡起棍子,朝他肚子上狠揍了几棍子。痛的薄景轩哇哇大叫起来。

   黎欣彤傻眼了。原来是薄景轩告诉绑匪薄景宁有钱,所以绑匪才会联系薄景宁的。

   老天!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原来是他欠了人家的钱,所以才被人绑来追债。

   为了自己能脱身,居然全然不顾自己亲妹妹的安慰,把她往这火坑里推。

   “薄景轩,简直不是人!景宁是的妹妹呀!怎么能让她以身犯险!”黎欣彤忍不住痛骂道。

   “欣……欣彤……”薄景轩痛的说话都不连贯,“我不是故意的,正好……正好景宁打电话给我。所以……我才……”

   “住口!”黎欣彤厉声制止道,“别狡辩了,这个魔鬼!”

   说完,又对着口罩男说:“这位先生,的力气太小了,看,他说话还那么中气十足。”

   想到薄景宁刚才为自己的哥哥担心到哭泣地模样,黎欣彤真的为她感到不值。

   口罩男愣了一下,突然笑起来,“这丫头,果然有意思。心肠比我还硬。好,很好,我喜欢。哈哈哈!那我就如了的愿,打到他说不出话来。”

   说完,又抡起棍子往薄景轩身上一阵猛打。痛的薄景轩鬼哭狼嚎起来。

   黎欣彤始终冷眼旁观。她突然觉得口罩男的话说的很对,她的心肠真的变硬了。听着薄景轩痛苦的呼救声,她心里一点都不难受,甚至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也许是这个男人真的伤他太深了,又或许是,她为了薄景宁愤愤不平。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口罩男收起手里的棍子。

   薄景轩还在嗷嗷大叫,口罩男压低声音警告道:“闭嘴!不然打死!”

   薄景轩咬着嘴唇,忍着浑身骨头像是断裂的疼痛,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丫头,也不许出声。”口罩男回头警告了黎欣彤一句,这才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黎欣彤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会是谁来了呢?

   是薄景宁?薄衍宸?还是……绑匪的同伙?

   口罩男从门缝中观察外面的情况,只看了一眼,蓦地回头,“怎么会是薄衍宸?谁通知他来的?”

   黎欣彤心中大喜,果然是薄衍宸,太好了,她有救了!

   可黎欣彤也注意到了,绑匪竟然认得薄衍宸,那么她就更加不能说出自己和薄衍宸的关系,否则她会有危险。反正薄景轩已经被打的半死,估计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话来。“薄衍宸是他的小叔。他应该是来送赎金的。”

   口罩男狐疑地看着薄景轩:“喂,不是让妹妹来送钱的吗?怎么换了个人?”

   “我……我……”薄景轩被打的哪儿哪儿都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何况,他哪里知道薄衍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人送钱来还不好?紧张什么?”黎欣彤说,“再看看,他是不是一个人来的?”

   口罩男又从门缝中看了一会儿,“嗯,一个人倒是一个人。手里好像还拿着一个皮箱。难道真的是来送钱的?”

   “还等什么?赶紧放他进来呀!”黎欣彤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