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姜舒美转身就往回走,走到顾雨婷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就准备带她走。

顾雨婷却站在原地不肯动:“母亲,……别闹了,我不想回家,我来就是要嫁给书衡的,他以前就答应过会娶我的,现在就算没有明媒正娶,可只要是和他在一起,怎么样我都愿意的。”

开玩笑,她都已经穿着婚纱站在这里了,回去?那不是会更加的颜面无存?

而且,她刚才一直都在注意孟书衡的反应,听说姜舒美要将她带回家,他竟然眼睛一亮,有了欢喜的姿态……他竟是真的不想要她了吗?

可她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还陪着他睡了那么多次,怎么可能让他用完了她就将她一脚踹开?

“……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姜舒美没想到赵晓娥都将话说的那么难听了,顾雨婷竟然还要留下来,她只能顺着顾雨婷的话往下,大声的嚷嚷了起来:“各位,们大家都评评理,今天这大喜的日子,仪式都还没开始,孟家就说这么过分的话,这根本就是不想让这喜事办下去的意思。谁不知道,但凡是男女之间的事情,那都是女方更吃亏一些的,他们家孟书衡站了我们家雨婷的便宜,这会儿还想让我们雨婷一个人背了骂名,天底下有这样不公道的事情吗?我们家雨婷单纯,被孟书衡哄的死死的,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一心一意的只想和孟书衡在一起,甚至可以委屈自己去做第七妾,我这个当母亲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将女人送过来,而且,送来的嫁妆那足足都有九十九担,我们顾家都已经做到了前头,他们孟家却不仁不义,还说顾及了和我们顾家的关系,这算哪门子的顾及?”

周围的宾客听到这些话,纷纷议论了起来。

有帮着姜舒美和顾雨婷说话的:“顾夫人说的也没错,自古男人三妻四妾都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做女人就吃亏多了,说到底,孟书衡和顾雨婷的事情,也确实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说的也是,到底也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要真不是很喜欢孟家的大少爷,这顾二小姐也不会委屈自己做妾,看起来,倒是真爱……”

“我看孟家做的稍微过的一点,既然都已经把喜事办起来了,就不要再去计较谁的错,只要顾雨婷进了孟家的门,孟家就不算亏待了顾雨婷,顾雨婷和孟书衡的那些事儿不也只能算是小情侣间亲热过了火?唉,得饶人处且饶人!”

“是啊,睡了人家的姑娘,就应该负责,这有什么好说的,何必在这种时候故意让顾家的人难堪呢?就算是为了撇清自己也没必要往人家身上扎刀子嘛?”

“顾家也确实够诚意了,顾二小姐甘愿为妾,还是第七妾,顾家却送九十九担的嫁妆过来,就是正常嫁女儿过来做正妻,也没有这么大的手笔啊,就算是看在这手笔上,孟家也该对顾二小姐客气些,说这些话做什么?”

文艺美术系美女画室调皮写真图片

“孟家不想担这个责任也无妨,但是话不是这么说的,那孟书衡真要肯负责任,就直接娶人家顾二小姐为妻啊,接人家过来做个妾算什么回事?”

也有帮着孟家帮着孟书衡说话的: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就算是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也得看看是谁先主动拍的这个巴掌,如果是孟家的大少爷主动,那无可厚非这事一定是孟大少爷的责任了,可是孟夫人都说的很清楚了,这事儿啊是顾家的二小姐主动的,男儿嘛,就像那猫儿,只要有女人主动往身上贴,哪里会不偷点腥?更何况孟大少爷年轻,血气方刚的,受不住诱惑勾搭,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嗯,这么说,也有道理,这顾家的二小姐自己做了勾引男人的事情,孟家还肯让她进家门,虽说是做妾,也摆了这喜宴了,算是对得起她了。”

“是啊,要不是这顾二小姐故意勾引的孟大少爷在霍家的祠堂里乱来,孟家的脸面上也不会那么不好看,要我说,这红颜祸水也是准准的了。”

“这顾二小姐要真是喜欢孟大少爷,就该劝着孟大少爷莫做一些有损脸面和自己前途的事情,这才是贤妻的基本标准,可这顾二小姐明知道霍家的宴会是不同寻常的场面,不仅没劝着孟大少爷好好表现,反而还和孟大少爷在霍家的祠堂里做出那样的丑事来,这喜欢倒是有几分真?怕只是一时贪图享受吧?所以,何必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呢?”

也有保持中立,各种和稀泥的:

“别闹,别吵,大喜的日子,说这些难听的话做什么?和和气气的把喜宴办了,我们也吃饱喝足就行了,哈哈。”

“赵老爷说的对,这件事孟大少爷和顾二小姐都有责任,既然都决定办喜事了,就不要再去埋怨任何一方,欢欢喜喜的不好吗?”

“就是就是,这喜事还办不办了?办的话我们就接着喝酒吃宴,要不办了,我们大家散了也行……”

“办!怎么会不办呢!我孟家的儿子绝对不是担不起责任的!”孟德春黑着一张脸站出来,对姜舒美说:“只是顾夫人是什么意思?还想不想将二小姐送到我们孟家了?”

他是个商人,瞧见那九十九抬的嫁妆也动了要将东西和人都留下来的心,更何况霍西州说要让顾雨婷做孟书衡的七姨太,他孟家不要顾雨婷做这个七姨太或者做的不是七姨太都是不行的。那个死人头让他深吸霍西州此人是不能得罪的。

左右不过一张女人的嘴巴,他孟家还养得起。

“我的意思……”姜舒美刚开了个头,就被顾雨婷将话抢了过去:“我母亲只是觉得有些委屈我了,她知道我和书衡是两情相悦的,我今天穿着婚纱过来,就是下定了决心要和书衡在一起,不在意名分,不在意钱财,不在意一切,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行了……我现在就可以和书衡举行结婚仪式!我……”

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顾雨婷的话:“是来做妾的,还想要结婚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