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柳馨点头笑道:“还别说,还真是看不起,在床上就是属于那种只敢摸不敢干的人,我只能说这种人谁跟睡觉都是自作自受,每次折腾的人想要的时候,就去呼呼大睡,所以看我现在都很少跟睡觉了。”

秦凡瞪了对方一眼,笑着说道:“那不是来找我睡觉,那来干啥呀?”

柳馨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来就是想问一下到时候那边县城的办事处,确定好人了没有,到时候谁过去呀?”

秦凡点头说道:“到时候去当那边老大呗。”

柳馨一听点头笑道:“原来早都决定好,那看来那个办公桌是给我买的呀。”

“对呀,现在才反应过来了,其他人我还舍不得给他们用那么好的办公桌。”秦凡笑了笑,说道:“这段时间也辛苦了,这个县城的市场做大之后,咱们再效应辐射,所以这段时间也不用再外面跑业务了,办事处那边肯定得去一个能力好的,所以肯定得去。”

柳馨被秦凡夸的心里很高兴,笑着说道:“行,臭小子会说话了,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去,不过到时候肯定得再招人吧。”

“是呀,”秦凡点了点头说道:“两三个人就行,另外我想着让小胖跟去,先带他一段时间。”

“这个没问题,”柳馨点头,虽然小胖有些傻,不过柳馨还是挺喜欢那家伙的。

二人刚说完,这时候电话响了,是县城的李云风打来的,秦凡瞅了一眼电话,心想这老头这时候咋打电话过来呀。

以前秦凡应张大仁的邀请去给李云风治了病,平时也很少联系,一般都是李云风过节啥的都给他打电话,这时候这家伙打过来秦凡想着应该是有啥事吧。

双麻花辫文艺范美女肤白貌美森系装扮手持鲜花图片

于是秦凡接了电话笑着问道:“李老今天晚上咋打电话过来了呀。”

李云风在那边点头笑道:“是呀,秦老弟,好久不见所以给打一个电话呀。”

旋即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秦凡笑着问道:“李老,是不是有啥事呀要帮忙呀,要是有事的话就说不用客气。”

虽然一直很少联系,不过秦凡对这老头做慈善事情还是挺佩服的,所以他觉得该帮还是得帮,而且这家伙还是张大仁的恩师,他再怎么样都要帮忙呀。

李云风一听顿时点头笑道:“秦老弟真是啥事瞒不住呀,我给打电话还真是有件事情呀。”

旋即李云风便跟秦凡说了他的侄儿那方面不行,想让秦凡去看一下,因为之前去医院看了很多次,但效果很一般。

毕竟这种病治疗起来效果太慢了,所以李云风想到了秦凡。说完之后李云风问道:“看能不能帮忙看一下呀?”

秦凡点头笑道:“好呀,我明天过来吧。”

李云风没有想到秦凡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顿时很高兴的说道:“那真是麻烦了呀,我明天派人开车去接吧。”

秦凡摇头说道:“不用的,明天我自己开车过去找就行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时候柳馨在旁边笑道:“明天又有事呀?”她其实还想着这两天不用去办事处,可以跟秦凡这家伙多待两天。

“是呀,”秦凡点头笑道:“明天去县城给人去治病。”

柳馨哦的一声暗暗叹口气,开口说道:“那好吧,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说着柳馨起身往出走,秦凡笑着问道:“晚上不一起睡觉呀?”

“在床上胆子那么小又不干,跟睡啥呀,”柳馨转头应了一句,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等柳馨出去之后,秦凡才郁闷的撇嘴,心想妈的,这连续被柳馨鄙视,真是日狗了。

接着他便坐在床上继续翻开那本书,看了一会儿秦凡便继续修炼,直到凌晨两点多,秦凡这才躺下休息。

第二天一早,秦凡吃过早饭去公司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去了县城,到了县城已经十一点左右了,他直接去了李云风家里。

到了门口,李云风亲自出来迎接,他的侄儿李建成跟在后面。

将车停好,李云风急忙走上来跟秦凡寒暄了几句,便将秦凡迎进屋子里。

坐定之后,李建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秦兄弟真是不好意思,其实本来是我去接的,还要麻烦自己开车过来一趟。”

秦凡一听摆手笑道:“不用这么客气的,村子距离县城也不是很远,开车很快就到了,”旋即秦凡瞅了一眼大概有四十岁左右的李建成笑道:“那咱们抓紧治病吧。”

“好呀,”李建成急忙点头同意,虽然他不知道秦凡的医术到底能不能治好他的病,但是这家伙可是治好了他伯父那么重的病,所以李建成有理由相信这家伙很厉害。

二人到了房间,秦凡先是问了李建成的症状,因为对方只是说阳痿,不过阳痿只是一个泛称,一般指的那那玩意硬不起来,就是可以也都勉强,所以他还需要知道对方的具体症状。

李建成一听秦凡这样问,其实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也不敢瞒什么。

于是李建成便一五一十的跟秦凡说了,秦凡一听这才知道这家伙每次跟媳妇干那事的时候,他那玩意不仅软,而且还小。

更重要的是每次还没干两下顿时就交代了,所以为了这事,媳妇跟他闹矛盾以至于快到离婚的地步了。

旋即李建成叹口气说道:“兄弟,说我是不是很失败呀,我这个病是不是很难治呀?”

秦凡一听点头说道:“是呀,这现在问题是挺严重的,那玩意小很有可能是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撸,而现在阳痿,很有可能是后来纵欲过度,玩女人玩出的毛病吧。”

李建成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瞒兄弟说的都对,那会儿经常看片打飞机,后来玩女人,我现在还在想是不是那会儿闹出的问题?”

秦凡点头笑道:“还真跟这个有关系,年轻纵、欲过度,那玩意就是再厉害现在也不行呀,不过放心我会帮治好的。”

李建成一听秦凡可以治好,顿时很激动,笑着说道:“兄弟,这病真能治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