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人类研究所app剧情简介

黎明历873年,10月16号,星期四。

艾伦步履轻快的走在通向学校的街道上,街道上各式各样的酷似前世哥特式建筑风格、巴洛克式建筑风格的建筑林立,街道上还有神色匆忙的行人,早起营业的小贩,神色疲倦结束巡逻的巡警,端的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艾伦看着这一幕极富生活气息的场景,也不由得面带微笑,露出极为欢喜的神情,不同于以往艾伦对于他人那种礼貌性的微笑,如今的笑容里满是充斥着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最纯真的喜悦,而不是那种虽然感觉礼貌友好却极为疏远的笑意。

艾伦确实是挺开心的,因为昨晚半夜一次性拿到了两条警觉专长的提示,彻底掌控了警觉专长。

通过长久的训练,您成功掌握警觉专长,该专长消息如下,

警觉:长久的锻炼,使得你天生出色的感知在无意识时也能发挥较大的成果,你对包括但不限于敌意、危险、杀机等愈发敏感,你不会因为被偷袭而给予敌人战斗方面的优势。

而且这么久一来虽然在家里无法进行强度颇大的训练,但是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他的冷兵器·匕首熟练熟练度也变成了(25),徒手格斗·熟练的熟练度也成了(20)

所以艾伦久违的睡了一个好觉,而且也证实了他一开始的猜测,专长是可以通过锻炼、训练来获得的,那么同理,属性应该也是可以通过锻炼提升的。

不过艾伦还没有去验证这个猜想,主要是因为提升属性必然要经历艰苦的训练,而一旦训练到一定程度,会造成肌肉酸痛等不良症状,会极大的削弱艾伦的战力,所以艾伦极为自然的将这个计划延后,如果说,原本他还打算放假时,去奥斯汀,请求博尔帮忙训练的话,那么现在的状况就让他的打算部打了水漂。

在艾伦看来,博尔作为一位退役军人,极为强劲的地下大佬,不管怎么说,对于训练人来说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退一万步说,也比艾伦这个前世少有锻炼的人强得多。

所以让博尔帮忙制定计划,就可以极为贴近艾伦的身体极限而不对艾伦造成不良影响,最大程度的提升艾伦的身体素质,不过,这种颇为美好的期望,在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被现实无情的打破了。

不过,艾伦这几天也没有白过,虽然自己无法练习枪法,在阁楼那种狭窄的空间里,练习徒手格斗和匕首技巧的效率不高。

漂亮美女朱唇粉面清纯唯美生活照

但是艾伦还是没有停止练习,而且艾伦也在做前世一些颇为熟知的体能训练,不过因为心中还有担忧的缘故,所以每次无法竭尽力的去练习去提升,始终有所保留,留着三分力气应付可能到来的意外。

走在干净整洁的街道上,明媚的阳光洒落而下,艾伦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热情温和的笑意,但心中却仍有丝丝缕缕的阴云缭绕。

艾伦慢悠悠的来到了学校,开始了新的一天。

“艾伦,听说了吗?”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前面的休斯就转过身来神神秘秘的说道,看着他那故作神秘的模样,艾伦的应对颇为娴熟,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打开了自己的双肩背包,拿出了一应学习用具,将自己这几天因为自己一直睡觉而有些凌乱的桌面收拾整洁。

艾伦这边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事,但是休斯却快要憋不住了,“喂,你太过分了,我可是一有消息就来和你分享,你却这样对待我。”休斯颇为不满的说道,脸上的神情凄凄惨惨活像个受气包。

艾伦没有理会他那夸张的颜艺,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而休斯也就保持着这样一副弱受小媳妇的表情和他对视。

艾伦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好了休斯,你再不说我就要忙自己的事了。”休斯一下子泄了气,揉了揉脸颊:“你就不能表现的好奇一点吗。”艾伦没有说话只是右手掌伸出摊开,示意他开始自己的表演。

“唉,你听说了吗,昨晚又死人了,好像是那个变态杀手又开始杀人了,死的是一位护士,在下夜班后被杀,今早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被发现。”休斯彻底转过身来倒坐木椅对着艾伦说道。

“所以说形式已经糟糕到这种情况了吗。”艾伦若有所思的说道,所以说是因为治安署已经无法遏制情况的恶化才选择将情况公布吗。休斯看着艾伦,“其实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今天已经星期四了,你想好下星期要送查莉娅什么礼物了吗。”

艾伦瞥了他一眼,“你打听这么多干嘛。”“没什么,我只不过是在考虑,如果你实在没有主意,找我这个恋爱大师,说不定心情好就愿意指点你了。”休斯一脸骄傲的说道。

“你?”艾伦轻蔑的说了一句,虽然一语未尽但是其中那**裸的怀疑意味却毫无掩饰,“你那什么眼神啊,我可是贵族后裔。”休斯一看艾伦的眼神就急了,自己被看不起了还得了,虽然确实是自己打肿脸充胖子但是你也不能这么**裸的表现出来啊,咱两谁不知道谁啊,再怎么说我也是有过女朋友的人啊。

“是,你最厉害。”艾伦打了个哈欠,口里说着毫无诚意的话语,其不走心的模样仿佛是在哄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

“算了,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免得你到时候忘了,那就没救了。”休斯脸上装出来的气愤一下子消散的无影无踪,本来就是朋友之间开玩笑,又没什么过不去的。

艾伦没有答话,只是垂首静默,眼眸微阖,倾听着那从身体最深处传来的声音,炙热的血液在躯体里流转,澎湃有力的心脏在极有节致的跳动,“怎么可能忘记,毕竟那可是我的‘执念’啊。”

低声一笑,“我会做到的,”在心中说了一句,也不知是对何人诉说。

今天艾伦少见的没有睡觉,在课堂上时各科的老师也是颇为惊奇的看着他,仿佛看见了什么稀有物种。身边的一些同学也是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艾伦对于这些目光视若无睹。

毕竟是成年人,脸皮厚度不是这些还没有经历社会毒打的学生可以想象的。不过这些好奇的目光,经历了一上午过后就已经消失不见了,毕竟并非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不过,在历史课上的时候,教导历史的史密斯老师倒是叫艾伦起来回答问题。

颇为年老头查理斯七世的生平吧。”

艾伦对于叫到自己倒是有些准备,而且考到自己的还是原身最为擅长的历史,所以不慌不忙的起身,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便用那平静的声音说道:“阿比盖尔·查理斯,生于黎明历692年,为人聪慧机敏,是查理斯六世的孩子中最为出众的一人。”

“在黎明历715年,因为不服其父王查理斯六世偏心,欲传位于大哥,查理斯七世举兵叛乱夺权,历时三月有余,查理斯七世政变成功。查理斯七世登基后大力发展科学技术,普及教育,引领时代发展,并且铲除了部分腐朽变质的宗教,对于残留的宗教也建立了宗教司进行管理。”

“他是最具创造力的科技天才,也是最伟大的军事家,更是无与伦比的艺术家。”

“他引领了一个时代的发展,指明了通向未来的道路,是帝国历史上最为伟大的一位帝王。不过,在其晚年访问海外宗教圣地——星辰群岛中最为神圣的圣山后,阿比盖尔·查理斯这位伟大的帝王,停止了打压宗教势力,转而开始保护声名卓越,宗教信条善良和善、不违背人道主义、不违背帝国法律的教会。”

“许多历史学家认为,大帝晚年畏惧死亡,改信神学,这件事岁无损于大帝波澜壮阔的一生和其伟大的功绩,但是却令大帝有些晚节不保。”

艾伦平静的说着,将那段百年之前的历史娓娓道来,那声音平和淡然,有一种难言的舒适感,让人如沐春风。

“很好,你说的很不错,那么,今天,我们就在说说,查理斯七世之后的历史进程。”史密斯老师摸了摸自己有些稀疏的头顶,开始了今天的教学。

……

在格里亚城一处颇为僻静的小院里,柔和的阳光洒落在院子里,已经进入秋天有些枯黄的草地似乎也多了几分活力。如火般盛放的枫树在微风中摇曳,沙沙的声响似乎是自然的乐章。在那枫树最高处,立有一只极为神俊的鹰隼,淡金色的羽翼,锐利如剑的双眸,还有那眸子中恍若通晓智慧的清明。这是一幅极美的画卷,大自然在不经意处展露出了最动人的景色。

院子里空空荡荡,屋子里也是静默无声,仿佛这家主人外出不在。

但是在这静谧祥和的院子地底下,一处颇为庞大的地下室。黑暗、寂静,地下的空间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立体密室,四周的墙壁上绘着神秘奇诡的花纹。

那些扭曲的纹路似乎是活的一样,在缓缓地蠕动游走,虚空之中传来低声呢喃,如倾如诉,如同最动人的歌者在耳边唱响了天籁,但是其中蕴含的意味却令人痛苦不堪仿佛堕入深渊,那种可怕、扭曲、崩坏的怪异感直可以逼的人发狂。这种地方几乎不可能有人存在。

但是此时的地下室中央,站立有两个身穿黑袍的神秘人,他们站在一个和墙上的纹路风格如出一辙的祭坛旁。

祭坛上有着几件散发着微光的物件,那光辉并不明媚,相反极为沉寂,黝黑的光芒使得虚空扭曲透露出一股最深沉的恶意,如水的空间波纹在不住地荡漾,似乎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即将降临,但是总是在波纹猛地荡开之后掀起狂澜但又在最后功亏一篑。

“大人,科瑞恩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上次就已经被帝国执行部的人发现了,要不是我们的人出手,他可就跑不了了。”其中一位黑袍人微微弯腰,发出极为阴沉的声音。

“卡里,你要牢记我们的目的,我们并非是为了成为科瑞恩的保姆才来到这的,这只不过是一场交易,科瑞恩需要我们的帮助来逃离帝国,而我们需要科瑞恩闹出的动静,吸引帝国的注意力,好让我们的计划顺利进行。”另一位笼罩在黑袍下颇为高大的身影开口道,那声音颇为沙哑难辨,分不清性别,听不清年龄。

“可是大人,要是现在科瑞恩被抓了的话,没有他吸引帝国注意力,我们很可能会被发现的。”首先开口的男子,保持着躬身的姿态继续说道。

“那就在派人帮他一把吧,嗯,就让霍尔去吧。”还是那沙哑的声音,卡里极为恭敬的聆听着教诲,但是在听见拉瓦尔这个名字的一刹那,他的身子蓦得颤抖了一下。

他没有抬头、没有质疑,只是如同往日一般继续恭敬有礼,“好的大人,我明白了,我这就通知霍尔阁下。”在那高大身影随意的一挥手示意他下去后,卡里再次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快步离去。

那笼罩在阴影里的身影静静地看着这巨大的祭坛,似乎在怀恋这什么,“快了,艾米丽,就快了。”高大的头颅微微垂下,在祭坛纹路晦暗的光亮中照亮了那一张隐藏在兜帽下的面庞,那是一张如蜈蚣般的疤痕交错仿若厉鬼般的面容。

走出了地下室的卡里,身上的冷汗也在外界温和晴朗的阳光中消散。霍尔,那位阁下可是一直做着清理、暗杀、屠戮一类的工作,从没有做过接引撤退的事,也没有安排其他的阁下,大人的意思是……果然,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科瑞恩,你不愿意加入我们,就只能请你去死了。

贪婪地呼吸了一口小院里清新的空气,此时的卡里已经换了一副平常的装扮,再也不是那副一看就是什么邪教分子的古怪装扮。他看了一眼立在枝头的鹰隼,在阳光下金色羽翼更显得神圣,苍鹰一展双翼振翅飞上了高空,隐没在了天穹的云朵中,卡里也转身离开了院落。